一场成功的晚会之后,B站未来怎么走?

原创 2020-1-8 话题分类:TMT
摘要: 此次B站跨年晚会的成功,是“内容为王”的成功,“流量为王”时代或许就要过去了,很多一线明星纷纷接不到戏就可见一斑,这是市场正逐渐成熟的表现,如此正给了B站发展一个史无前例的好机会。

在B站,大家不仅仅是观众和用户,更是表达者。

通过弹幕文化,用户间不仅可以表达,也在相互交流,每个人都乐在其中。而视频制作,则是更强有力的点对面,且极具个性的表达的方式。

这种交流和表达在近日达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2019年12月31日,各大卫视如往年一样举办了跨年晚会,可是今年有些不一样是,有人打破了生态平衡,谁也没料并不太起眼的哔哩哔哩就在自己平台办的第一场晚会“2019最美的夜”竟然突围成功。

截至目前,“2019最美的夜”直播达到8000万,回放播放量超过4700万次,弹幕总数接近130万条,几乎都在“卧槽牛逼”与“崩溃泪目”的呼喊中反复重播,让各界人士纷纷慕名“补课”观看。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晚会带来的红利迎来了华尔街的格外关注。

本周四,在2020年的首个交易日,B站迎来了新一年的开门红,盘中一度涨超15%,收涨12.51%,约合暴涨50亿元。截止目前,哔哩哔哩的市值为67.6亿美元。

也许是幸运和巧合,就连与哔哩哔哩合作跨年晚会的新华网1月3日也强势涨停,收报23.91元,最新市值124.1亿元。

有机构评论认为,中国很多大互联网公司大举支出,但用户增长非常缓慢,而哔哩哔哩不同,在电竞和视频流等内容上,B站有“用户显著增长”的潜力,为此,花旗重申B站的“买入”评级。


跨年晚会是B站赌注的重要筹码

内容上,B站靠着小而美起家,但是视频是一个特别烧钱的领域,加上那么多资本加注,资本要求回报,因此不允许B站止步于小而美。

用户层面,B站的靠着二次元游戏玩家实现用户的原始积累,但是人会成长,没有人永远留在二次元和游戏。所以B站才要探索更多的人群和可能,这是B站的困局,所有的视频最后都只有大厂玩得起,B站也必须突飞猛进才能跟上形势,形势逼人。

因此跨年晚会,是哔哩哔哩下的一次赌注,B站知道自己这场押注不能输。赌赢了,活下去;赌输了,前路更加迷茫。毋庸置疑,这次B站赢了,十年“破站”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2009年A站宕机,屡屡出现破产风险,B站有点背负使命建立的意思,十年风雨飘摇,CEO陈睿一直忧心忡忡,因为B站年年都在亏损,2015~2017年财年,B站分别录得1.31亿元、5.23亿元和24.68亿元的总营收,净亏损从3.73亿、9.12亿收窄到1.84亿元,虽然亏损在逐年缩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掣肘哔哩哔哩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没钱”。

缺少资金流入的一个重要原因,隐藏在B站的股权结构中:B站董事长陈睿持有B站21.5%股权,创始人兼总裁徐逸占股13.1%;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占股3.7%;在主要机构投资者中,位列第一位的是华人文化持股12.8%,排在第二至第五位的为正心谷创新资本(9.0%)、IDG-Accel(7.6%)、君联资本(5.9%)、腾讯(5.2%)。

这种股权结构自然有利于B站的长期战略,保留自由发展的空间,正如华为迟迟不上市也是这个原因,但与华为大不同的是,B站“缺钱”。

在各种原因的推动下,2018年3月28日晚上,准备了几年上市的B站终于落地,B站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代码为BILI。

现在B站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陈睿未来的任务就是保证公司业绩能够持续稳定的增长。为此B站的管理层希望打破圈层,摆脱二次元、ACG等固有的标签,增加一些新的时尚元素,但此举未必受到老用户的欢迎。破圈的过程中如何为新老用户群体打造微妙的平衡,是对B战最大的考验。

今年8月,陈睿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曾明确表示,之前B站一直在做存留,而未来将开始考虑拉新和增长。简而言之,B站要抓紧壮大用户数量。

从市值、营收、月活方面的数据桎梏来看,仅靠B站那些老用户或者说二次元群体是完全无法填平的,新鲜血液才是B站未来增长的所在。所以,B站近来不断试水游戏、直播、文娱等新业务,同时为进一步降低准入门槛进行着准备。

为此,B站做出了8亿拿下《英雄联盟》总决赛未来三年独家播放权,签约冯提莫等等耗钱的商业行为。尽管B站的二次元老用户们对冯提莫和很多网红明星并不感冒,但是他们背后的粉丝数量却是B站望眼欲穿的。

当下来看,多元化是B站的一次豪赌,同时也是一次必须下注且不能失败的赌局。


B站未来发展忧中有喜

虽然未来的发展仍面临重重问题,但是至少现在,B站的发展方向是好的,针对此次B站的大获全胜,业内纷纷给出新的评价,有赞美当然也有风险提示。

方正证券指出,哔哩哔哩在2019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将其2019年全年MAU(用户规模)目标由之前的1.1-1.2亿提升至1.2-1.3亿,而19Q3财报MAU就已达1.28亿,提前实现全年目标,公司2021年的目标为获取超过2.2亿的MAU。

此外,公司持续深化其内容布局,PUGV视频(up主制作的原创视频)依然是B站视频播放量的主要来源,占总播放量的90%。在内容生产方面,Q3月均活跃内容创造者数量达110万(同比增长93%),月均上传视频达310万(同比增长83%),获得忠实用户基础。

从规模来看,虽然B站的体量在互联网视频网站中赶不上腾讯、优酷、爱奇艺,但是用户粘度绝对是第一。

平台在并未进行大量签约与补贴的前提下收获了出色的视频投稿、社区互动量等数据的增长,据内部评估,目前的生态建设足以承担多一倍的用户量。流量快速增长的同时,社区长期留存率以及付费转化率仍有提升。

陈睿讲过100亿美金淘汰线,意思是上市公司达不到100亿美金就随时有被淘汰的风险,此战过后B站的市值从55亿美金一跃增长至67.6亿美元,离目标又进了一步。按照这个预计,不出2年,陈睿的小目标就达到了。

从内容生态和受众人群等方面看,B站对标Youtube,而Youtube在美国年轻用户的覆盖率已经达到了94%,且MAU高达19亿,这也使得B站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困在文化和商业化之间的死局,B站如何化解?

当下的B站迈出了局限在二次元的第一步,但是B站却如困兽之斗,在文化与商业化之间挣扎,其中的风险不可小视。

文化是B站的立命之本,商业化是上市的B站必须走的路。两者之间的平衡需要哔哩哔哩高层的策略,两条腿走路哪个也不能瘸了,亟待转变的B站现在如履薄冰,一旦失衡或许就是致命打击,

方正证券指出,当下来看,B站必须需要的关注一些风险,包括用户增速放缓、核心用户流失、付费用户渗透率下滑、稳定优质内容生产、视听节目改编、UP主活跃度下滑、互联网信息分布政策变更、内容监管、游戏版号获取、收入增长不及预期、业务成本增加、市场竞争、互联网行业估值调整、外交关系变化导致的内容审核及汇率风险等。

很多人其实都有疑惑,看视频没有广告的B站到底是怎么赚钱的?

B站的游戏产业和买动漫周边的手办以及目前的大会员等等都是赚钱的来源。

其中游戏收入一直是B站的大部分收入来源。2015年-2018年B站移动游戏收入分别为8612万元、3.42亿元、20.58亿元和29.36亿元,呈现指数式增长,营收最高占比达到83%以上。

此种现象造成了公司营收结构单一,而且目前的这些收入并不能支撑起这个已经有2亿流量的网站开支。

有机构评选了2019中国十大亏损新经济公司名单出炉,有众所周知的拼多多,也有可能不曾想到的爱奇艺,还有趣头条、蔚来汽车、哔哩哔哩等多家公司上榜,其中哔哩哔哩和爱奇艺分别以2019前三季净亏损78.01亿元和9.16亿元的成绩排在第7和第2名。

除了财政问题,B站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版权问题。

B站大部分确实是很多UP的原创,但是抄袭、盗版等问题还是无法杜绝。

此前,B站招股书也提示称,“一些用户上传的未授权视频可能会导致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或其他权利,当前收到了约50起侵犯第三方权益的版权诉讼。”

所以,B站想要真正出圈,还有很长路的要走。一场晚会的成功还不足以挽回很多投资者对B站如何快速实现盈利的担忧。

视频、游戏、直播被资本大力加持的当下,B站身处蓬勃的朝阳产业,但想要业务爆发,除了需要自身的力量之外,更依赖于市场的成熟。

此次B站跨年晚会的成功,是“内容为王”的成功,“流量为王”时代或许就要过去了,很多一线明星纷纷接不到戏就可见一斑,这是市场正逐渐成熟的表现,如此正给了B站发展一个史无前例的好机会。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青峰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1-08 18:09:38
一场成功的晚会之后,B站未来怎么走?
TMT 原创

在B站,大家不仅仅是观众和用户,更是表达者。

通过弹幕文化,用户间不仅可以表达,也在相互交流,每个人都乐在其中。而视频制作,则是更强有力的点对面,且极具个性的表达的方式。

这种交流和表达在近日达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高潮。

2019年12月31日,各大卫视如往年一样举办了跨年晚会,可是今年有些不一样是,有人打破了生态平衡,谁也没料并不太起眼的哔哩哔哩就在自己平台办的第一场晚会“2019最美的夜”竟然突围成功。

截至目前,“2019最美的夜”直播达到8000万,回放播放量超过4700万次,弹幕总数接近130万条,几乎都在“卧槽牛逼”与“崩溃泪目”的呼喊中反复重播,让各界人士纷纷慕名“补课”观看。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场晚会带来的红利迎来了华尔街的格外关注。

本周四,在2020年的首个交易日,B站迎来了新一年的开门红,盘中一度涨超15%,收涨12.51%,约合暴涨50亿元。截止目前,哔哩哔哩的市值为67.6亿美元。

也许是幸运和巧合,就连与哔哩哔哩合作跨年晚会的新华网1月3日也强势涨停,收报23.91元,最新市值124.1亿元。

有机构评论认为,中国很多大互联网公司大举支出,但用户增长非常缓慢,而哔哩哔哩不同,在电竞和视频流等内容上,B站有“用户显著增长”的潜力,为此,花旗重申B站的“买入”评级。


跨年晚会是B站赌注的重要筹码

内容上,B站靠着小而美起家,但是视频是一个特别烧钱的领域,加上那么多资本加注,资本要求回报,因此不允许B站止步于小而美。

用户层面,B站的靠着二次元游戏玩家实现用户的原始积累,但是人会成长,没有人永远留在二次元和游戏。所以B站才要探索更多的人群和可能,这是B站的困局,所有的视频最后都只有大厂玩得起,B站也必须突飞猛进才能跟上形势,形势逼人。

因此跨年晚会,是哔哩哔哩下的一次赌注,B站知道自己这场押注不能输。赌赢了,活下去;赌输了,前路更加迷茫。毋庸置疑,这次B站赢了,十年“破站”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

2009年A站宕机,屡屡出现破产风险,B站有点背负使命建立的意思,十年风雨飘摇,CEO陈睿一直忧心忡忡,因为B站年年都在亏损,2015~2017年财年,B站分别录得1.31亿元、5.23亿元和24.68亿元的总营收,净亏损从3.73亿、9.12亿收窄到1.84亿元,虽然亏损在逐年缩小,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掣肘哔哩哔哩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没钱”。

缺少资金流入的一个重要原因,隐藏在B站的股权结构中:B站董事长陈睿持有B站21.5%股权,创始人兼总裁徐逸占股13.1%;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占股3.7%;在主要机构投资者中,位列第一位的是华人文化持股12.8%,排在第二至第五位的为正心谷创新资本(9.0%)、IDG-Accel(7.6%)、君联资本(5.9%)、腾讯(5.2%)。

这种股权结构自然有利于B站的长期战略,保留自由发展的空间,正如华为迟迟不上市也是这个原因,但与华为大不同的是,B站“缺钱”。

在各种原因的推动下,2018年3月28日晚上,准备了几年上市的B站终于落地,B站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代码为BILI。

现在B站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陈睿未来的任务就是保证公司业绩能够持续稳定的增长。为此B站的管理层希望打破圈层,摆脱二次元、ACG等固有的标签,增加一些新的时尚元素,但此举未必受到老用户的欢迎。破圈的过程中如何为新老用户群体打造微妙的平衡,是对B战最大的考验。

今年8月,陈睿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也曾明确表示,之前B站一直在做存留,而未来将开始考虑拉新和增长。简而言之,B站要抓紧壮大用户数量。

从市值、营收、月活方面的数据桎梏来看,仅靠B站那些老用户或者说二次元群体是完全无法填平的,新鲜血液才是B站未来增长的所在。所以,B站近来不断试水游戏、直播、文娱等新业务,同时为进一步降低准入门槛进行着准备。

为此,B站做出了8亿拿下《英雄联盟》总决赛未来三年独家播放权,签约冯提莫等等耗钱的商业行为。尽管B站的二次元老用户们对冯提莫和很多网红明星并不感冒,但是他们背后的粉丝数量却是B站望眼欲穿的。

当下来看,多元化是B站的一次豪赌,同时也是一次必须下注且不能失败的赌局。


B站未来发展忧中有喜

虽然未来的发展仍面临重重问题,但是至少现在,B站的发展方向是好的,针对此次B站的大获全胜,业内纷纷给出新的评价,有赞美当然也有风险提示。

方正证券指出,哔哩哔哩在2019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将其2019年全年MAU(用户规模)目标由之前的1.1-1.2亿提升至1.2-1.3亿,而19Q3财报MAU就已达1.28亿,提前实现全年目标,公司2021年的目标为获取超过2.2亿的MAU。

此外,公司持续深化其内容布局,PUGV视频(up主制作的原创视频)依然是B站视频播放量的主要来源,占总播放量的90%。在内容生产方面,Q3月均活跃内容创造者数量达110万(同比增长93%),月均上传视频达310万(同比增长83%),获得忠实用户基础。

从规模来看,虽然B站的体量在互联网视频网站中赶不上腾讯、优酷、爱奇艺,但是用户粘度绝对是第一。

平台在并未进行大量签约与补贴的前提下收获了出色的视频投稿、社区互动量等数据的增长,据内部评估,目前的生态建设足以承担多一倍的用户量。流量快速增长的同时,社区长期留存率以及付费转化率仍有提升。

陈睿讲过100亿美金淘汰线,意思是上市公司达不到100亿美金就随时有被淘汰的风险,此战过后B站的市值从55亿美金一跃增长至67.6亿美元,离目标又进了一步。按照这个预计,不出2年,陈睿的小目标就达到了。

从内容生态和受众人群等方面看,B站对标Youtube,而Youtube在美国年轻用户的覆盖率已经达到了94%,且MAU高达19亿,这也使得B站还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困在文化和商业化之间的死局,B站如何化解?

当下的B站迈出了局限在二次元的第一步,但是B站却如困兽之斗,在文化与商业化之间挣扎,其中的风险不可小视。

文化是B站的立命之本,商业化是上市的B站必须走的路。两者之间的平衡需要哔哩哔哩高层的策略,两条腿走路哪个也不能瘸了,亟待转变的B站现在如履薄冰,一旦失衡或许就是致命打击,

方正证券指出,当下来看,B站必须需要的关注一些风险,包括用户增速放缓、核心用户流失、付费用户渗透率下滑、稳定优质内容生产、视听节目改编、UP主活跃度下滑、互联网信息分布政策变更、内容监管、游戏版号获取、收入增长不及预期、业务成本增加、市场竞争、互联网行业估值调整、外交关系变化导致的内容审核及汇率风险等。

很多人其实都有疑惑,看视频没有广告的B站到底是怎么赚钱的?

B站的游戏产业和买动漫周边的手办以及目前的大会员等等都是赚钱的来源。

其中游戏收入一直是B站的大部分收入来源。2015年-2018年B站移动游戏收入分别为8612万元、3.42亿元、20.58亿元和29.36亿元,呈现指数式增长,营收最高占比达到83%以上。

此种现象造成了公司营收结构单一,而且目前的这些收入并不能支撑起这个已经有2亿流量的网站开支。

有机构评选了2019中国十大亏损新经济公司名单出炉,有众所周知的拼多多,也有可能不曾想到的爱奇艺,还有趣头条、蔚来汽车、哔哩哔哩等多家公司上榜,其中哔哩哔哩和爱奇艺分别以2019前三季净亏损78.01亿元和9.16亿元的成绩排在第7和第2名。

除了财政问题,B站另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版权问题。

B站大部分确实是很多UP的原创,但是抄袭、盗版等问题还是无法杜绝。

此前,B站招股书也提示称,“一些用户上传的未授权视频可能会导致侵犯第三方知识产权或其他权利,当前收到了约50起侵犯第三方权益的版权诉讼。”

所以,B站想要真正出圈,还有很长路的要走。一场晚会的成功还不足以挽回很多投资者对B站如何快速实现盈利的担忧。

视频、游戏、直播被资本大力加持的当下,B站身处蓬勃的朝阳产业,但想要业务爆发,除了需要自身的力量之外,更依赖于市场的成熟。

此次B站跨年晚会的成功,是“内容为王”的成功,“流量为王”时代或许就要过去了,很多一线明星纷纷接不到戏就可见一斑,这是市场正逐渐成熟的表现,如此正给了B站发展一个史无前例的好机会。

本文作者:青峰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