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竹:天使投资要避免率性而为,从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

原创 2020-6-29 话题分类:金融
摘要: 天使投资领域是创富神话的沃土,但高收益的另一面是巨大的不确定性。在疫情席卷全球、经济遭遇严峻挑战的当下,这种不确定性尤为明显。

天使投资领域是创富神话的沃土,但高收益的另一面是巨大的不确定性。在疫情席卷全球、经济遭遇严峻挑战的当下,这种不确定性尤为明显。

“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是李竹一直秉承的投资哲学。在近日召开的“2020英诺创新者大会”上,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将英诺成立的七年定义为一个认知不断迭代的过程。“早期投资,靠的是认知,先相信,后看到。每一个项目都会带动我们认知的提升。”


这套经实战历练的道与术,会成为关键时刻帮助远航者穿透不确定性迷雾的灯塔。近日,知顿采访了李竹,针对商业趋势和投资风口的变化,以及英诺的投资逻辑等问题做了深入的沟通,希望能对创业的你有所启发。


英诺7年:从率性而为,到保持敬畏

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李竹的第一桶金比普通年轻人来得更顺利一些。

90年代初,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开始萌芽,年轻的李竹嗅到新时代的气息,便与四位同窗一起开发了多媒体数据库。公司业务发展得很快,1996年,公司并给清华同方,1997年清华同方在国内上市,李竹等人赚得了第一桶金。

第一次创业的经历让李竹了解到天使投资对创业者的影响:“贴近创业者的同理心,让我们完成原始积累后开始了天使投资。”

2011年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时,在校友总会的指导和支持下,李竹作为创始会长,和校友们发起了清华校友体系首批行业性垂直协会——清华校友互联网与新媒体协会,初衷就是搭建校友互助平台,助力校友创新创业与创投。

2012年,他们来到硅谷参观,希望从中汲取创投的相关经验。一些天使投资机构创始人在自己的家中,为创业者提供课程讲解和创业指导。硅谷最大规模的科技孵化器之一——PNP,他们的模式就是为企业提供创业服务,在一间大屋子里,可以看到各个企业的标志,企业为展示和路演支付10万美元的费用。李竹之前的创业中,第2次融资即来自于美国,对这些创业视角已经有直接的了解,而这次参观的经历让他决心实现从创业到创投的华丽转身。

李竹1999年就开始持续做个人天使投资。2013年,李竹和几个校友发现,创业者最缺的不是空间和服务,而是资金。仅仅有孵化器是不够的。于是他们一起凑了9000万元人民币,成立了英诺天使基金,针对的主要是早期的创业项目,优先投资清华校友创业团队。

英诺这个名字取自innovation的字头,李竹笑称成立基金时并未想到它后来的高速发展,英诺显现出了蓬勃生机,迅速进入全国早期投资机构前十,并一直稳居一线。

李竹在创新者大会上总结道:“这七年间,我们完成了从个人天使到机构天使的蜕变,从率性而为到寻找确定性和大概率事件,从几个人的协同到构造一个日趋完整的生态,我们经历了很多成功和失败,逐渐清晰了自己的定位——早期投资。”

与英诺探寻机构化投资相对的,是投资市场的变化。随着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加剧,个人投资者更加谨慎,再加上天使投资的回报周期太久,退出不确定性加大,导致资金不够充足的个人转向收益周期更短的项目。

在这一背景下,天使投资人逐渐机构化将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而这意味着天使投资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自2019年起,全球经济不确定的格局开始加剧,一级市场逐渐失去“容错”的耐心,到了2020年,募资困难、经济承压、疫情突袭等多重压力让市场深处寒冬, LP出手更加谨慎,GP也变得更加保守,天使也出现了大撤退的迹象。

而英诺天使的步伐却没有放缓。疫情期间,英诺创易佳科创基金不仅完成超募,还投资了上海通敏、中科原动力、优时科技、交互未来、安酷智芯、抟原复材、云深处科技、瀚华智造、中科深智等9个项目,持续加注硬科技,与逆境中坚持的创业者同行。

英诺天使敢于出手是早有准备的,因为它在不断地自我进化:更专业地做好行业研究、要求投资团队有持续的跨界学习能力、设立大科技和大消费的专项基金、完善投后服务,构建独特创业生态等。

回看近年的投资成果,从已经上市的德生科技、游族网络、美团网,到准备上科创板、创业板的众多企业,包括柠檬微趣、推想科技、智行者科技、微动天下、固克节能、Netstars、臻迪科技等,英诺的成长有目共睹。

这是否意味着英诺要铺更大呢?实际上,英诺也曾想过把基金越做越大,但如今他们有了更多的敬畏之心。

 “在当下,有很多优秀的GP都在做VC阶段的投资。ATM(阿里、腾讯、美团)等很多大企业的CVC也加入进来,他们不光是投资,还能带来流量、市场,给创业公司赋能。所以,我们的决定是坚守早期投资,这是我们的优势方向。”(注:与传统VC不同,CVC一般是非金融企业设立的独立投资子公司或者投资部)


押注科技与消费赛道,未来要更有想象力地投资

随着时间维度的拉长,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正由周期性压力深化为结构性问题。李竹认为:“只有30%最优秀的创业者,30%最优秀的投资机构才能生存。”

为了更好的生存,英诺的应对之策是更加专注地去投资早期科技项目。而且,不是愈加谨慎,而是更有想象力地去投资。

实际上,从一开始进入投资行业时,李竹等人关注的便是科技创新,这其中有理工科专业背景的影响,也有互联网行业蓬勃发展的时代因素。而工业革命4.0时代的到来,以及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和升级的大趋势,都给科技创新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在抗疫期间,许多科技企业开发的新产品更容易获得市场。比如英诺投资的推想科技、汇先医药、亿药科技、优艾智合、智行者科技、星速购等等,都在疫情中拓展了自己的市场。

李竹指出:“从更广的时间坐标来看,历次全球性经济金融危机,科技进步和技术革新是走出危机的根本所在。在疫情造成整个经济相对消退的大环境下,科技创新是走出这种环境的唯一的解药。”而在全球化红利、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背景下,智能制造将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自动化、智能化将是大势所趋。

“目前我国人均GDP水平只有美国的1/6,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未来中国的发展,在减少人力投入、提升效率方面,还存在大量新的投资机会。国家正在推动的新基建建设对AI、智能制造也会产生了大量需求。”

此外,中美之间科技脱钩也将给中国科创领域带来新的发展契机,未来十年是科技红利期。在李竹看来,“中美科技脱钩已经是进行时,这将带来芯片供应链重塑的新机会……在芯片、物联网、航天科技、军民融合等方面,会给创业公司提供更大的市场机会。”

在新基建方面,英诺天使投资了锐石创芯,这家公司推出了国内首款集成N41全频段WLP滤波器的5G射频模组。此外,英诺天使还投资了两家FPGA公司,分别是京微齐力和Efinix,他们近年来也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除了科技,英诺天使在消费领域的投资也在持续加码。李竹看好中国正在崛起的国内消费市场,以及仍将持续很久的消费升级大趋势。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英诺天使倾向于去投资那些用技术推动消费升级的创业项目。比如疫情期间快速崛起的直播,以及下沉市场的消费普惠。

 “直播不会仅仅是一阵风,而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因为直播其实是社群营销的一种形式,它能够带来对购买者的影响力。而5G到来以后,直播传播信息更加便利,也能更好和人们互动。”因此,英诺天使投资了维妥数据,关注直播运营和直播大数据。

而英诺天使投资的宜买车则定位在三四线以下城市,致力于数字化管理、从根本上提升新车零售渠道的效率。

出于对科技和消费两条赛道的看好,英诺天使今年的投资不会被缚住手脚。李竹表示,受到疫情影响,英诺天使今年投资项目数量可能会变少,但是投资的金额会不降反增。

总结英诺天使的投资逻辑,李竹在英诺创新者大会用7个方向的投资案例进行阐释:无国界的医疗健康与AI应用、无币支付的金融融合、太空经济、中美科技脱钩带来的芯片供应链、智能制造、重新定义交通工具,以及更加波澜壮阔的下沉市场。

7个方向的投资代表着英诺天使对未来的7种想象力。比方说做人工智能应用的团队,就要拥有上天(用高科技对平台赋能)、入地(扎根市场)、出海(国际化)的能力。

李竹特别强调:“入地这一关一定要做好。如果只是说我有技术,想提供给其他的集成商或者是合作伙伴,让他们去提供给客户,这种方式会相对比较慢。如果(团队)真正能够扎得深的话,开始的时候先去做一些示范工程,能够把他的产品通过解决方案直接提供给客户,从客户那里快速拿到反馈去改善这些产品,这一类的公司发展得就会更快。”


做赋能型天使,投资创新、成人达己

在英诺的投资经里,“投资创新,成人达己”被列为组织的使命,亦可被视为英诺天使基金的价值观,其中,“成人达己”颇能传达出“天使”一词的含义:成就别人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价值。

然而,天使投资下注的企业,在具备很大的成长空间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初创企业需要的帮助不仅仅是资金,还需要更多软硬结合的支持。

用李竹的说法,便是给创业者赋能,“我们希望做赋能型天使,给创业团队最需要的帮助,优化商业模式,对接行业资源和资本;让他们更顺利地发展。当他们进展顺利的时候,我们就做站在创业者身后的天使,不去遮挡创业者的光芒。”

英诺的做法是,在行研、风控、投后方面建立一个完整的架构,利用过往项目的成败经验,完善项目信息管理系统。同时,英诺的创新学院还会定期组织垂直领域的创始人一起做闭门交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创新中学习创新。”

在投资领域,相比投什么考验智慧胆识,不投什么还考验价值选择。

投资伦理和社会责任也是英诺行动的指南。李竹的逻辑在于,投资是做财富的一种分配,也是社会资源的一种分配。你投什么样的人,支持什么样的事,如何处理好各方的利益,本身就要有一个基本的底线,而这就是「投资伦理」。

因此,英诺对内部员工进行入职培训时总会强调社会责任和投资伦理。具体到投资实践中,则是不投有悖于道德、生命伦理以及有损健康等的一些项目。

虽然,现实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但英诺面对未来仍然抱有乐观的预期。正如李竹所言:“坚持做好一件事,专注早期投资和科技创新,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知顿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6-29 19:56:58
李竹:天使投资要避免率性而为,从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
金融 原创

天使投资领域是创富神话的沃土,但高收益的另一面是巨大的不确定性。在疫情席卷全球、经济遭遇严峻挑战的当下,这种不确定性尤为明显。

“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是李竹一直秉承的投资哲学。在近日召开的“2020英诺创新者大会”上,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将英诺成立的七年定义为一个认知不断迭代的过程。“早期投资,靠的是认知,先相信,后看到。每一个项目都会带动我们认知的提升。”


这套经实战历练的道与术,会成为关键时刻帮助远航者穿透不确定性迷雾的灯塔。近日,知顿采访了李竹,针对商业趋势和投资风口的变化,以及英诺的投资逻辑等问题做了深入的沟通,希望能对创业的你有所启发。


英诺7年:从率性而为,到保持敬畏

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李竹的第一桶金比普通年轻人来得更顺利一些。

90年代初,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开始萌芽,年轻的李竹嗅到新时代的气息,便与四位同窗一起开发了多媒体数据库。公司业务发展得很快,1996年,公司并给清华同方,1997年清华同方在国内上市,李竹等人赚得了第一桶金。

第一次创业的经历让李竹了解到天使投资对创业者的影响:“贴近创业者的同理心,让我们完成原始积累后开始了天使投资。”

2011年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时,在校友总会的指导和支持下,李竹作为创始会长,和校友们发起了清华校友体系首批行业性垂直协会——清华校友互联网与新媒体协会,初衷就是搭建校友互助平台,助力校友创新创业与创投。

2012年,他们来到硅谷参观,希望从中汲取创投的相关经验。一些天使投资机构创始人在自己的家中,为创业者提供课程讲解和创业指导。硅谷最大规模的科技孵化器之一——PNP,他们的模式就是为企业提供创业服务,在一间大屋子里,可以看到各个企业的标志,企业为展示和路演支付10万美元的费用。李竹之前的创业中,第2次融资即来自于美国,对这些创业视角已经有直接的了解,而这次参观的经历让他决心实现从创业到创投的华丽转身。

李竹1999年就开始持续做个人天使投资。2013年,李竹和几个校友发现,创业者最缺的不是空间和服务,而是资金。仅仅有孵化器是不够的。于是他们一起凑了9000万元人民币,成立了英诺天使基金,针对的主要是早期的创业项目,优先投资清华校友创业团队。

英诺这个名字取自innovation的字头,李竹笑称成立基金时并未想到它后来的高速发展,英诺显现出了蓬勃生机,迅速进入全国早期投资机构前十,并一直稳居一线。

李竹在创新者大会上总结道:“这七年间,我们完成了从个人天使到机构天使的蜕变,从率性而为到寻找确定性和大概率事件,从几个人的协同到构造一个日趋完整的生态,我们经历了很多成功和失败,逐渐清晰了自己的定位——早期投资。”

与英诺探寻机构化投资相对的,是投资市场的变化。随着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加剧,个人投资者更加谨慎,再加上天使投资的回报周期太久,退出不确定性加大,导致资金不够充足的个人转向收益周期更短的项目。

在这一背景下,天使投资人逐渐机构化将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而这意味着天使投资的竞争将更加激烈。自2019年起,全球经济不确定的格局开始加剧,一级市场逐渐失去“容错”的耐心,到了2020年,募资困难、经济承压、疫情突袭等多重压力让市场深处寒冬, LP出手更加谨慎,GP也变得更加保守,天使也出现了大撤退的迹象。

而英诺天使的步伐却没有放缓。疫情期间,英诺创易佳科创基金不仅完成超募,还投资了上海通敏、中科原动力、优时科技、交互未来、安酷智芯、抟原复材、云深处科技、瀚华智造、中科深智等9个项目,持续加注硬科技,与逆境中坚持的创业者同行。

英诺天使敢于出手是早有准备的,因为它在不断地自我进化:更专业地做好行业研究、要求投资团队有持续的跨界学习能力、设立大科技和大消费的专项基金、完善投后服务,构建独特创业生态等。

回看近年的投资成果,从已经上市的德生科技、游族网络、美团网,到准备上科创板、创业板的众多企业,包括柠檬微趣、推想科技、智行者科技、微动天下、固克节能、Netstars、臻迪科技等,英诺的成长有目共睹。

这是否意味着英诺要铺更大呢?实际上,英诺也曾想过把基金越做越大,但如今他们有了更多的敬畏之心。

 “在当下,有很多优秀的GP都在做VC阶段的投资。ATM(阿里、腾讯、美团)等很多大企业的CVC也加入进来,他们不光是投资,还能带来流量、市场,给创业公司赋能。所以,我们的决定是坚守早期投资,这是我们的优势方向。”(注:与传统VC不同,CVC一般是非金融企业设立的独立投资子公司或者投资部)


押注科技与消费赛道,未来要更有想象力地投资

随着时间维度的拉长,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正由周期性压力深化为结构性问题。李竹认为:“只有30%最优秀的创业者,30%最优秀的投资机构才能生存。”

为了更好的生存,英诺的应对之策是更加专注地去投资早期科技项目。而且,不是愈加谨慎,而是更有想象力地去投资。

实际上,从一开始进入投资行业时,李竹等人关注的便是科技创新,这其中有理工科专业背景的影响,也有互联网行业蓬勃发展的时代因素。而工业革命4.0时代的到来,以及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和升级的大趋势,都给科技创新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在抗疫期间,许多科技企业开发的新产品更容易获得市场。比如英诺投资的推想科技、汇先医药、亿药科技、优艾智合、智行者科技、星速购等等,都在疫情中拓展了自己的市场。

李竹指出:“从更广的时间坐标来看,历次全球性经济金融危机,科技进步和技术革新是走出危机的根本所在。在疫情造成整个经济相对消退的大环境下,科技创新是走出这种环境的唯一的解药。”而在全球化红利、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背景下,智能制造将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自动化、智能化将是大势所趋。

“目前我国人均GDP水平只有美国的1/6,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未来中国的发展,在减少人力投入、提升效率方面,还存在大量新的投资机会。国家正在推动的新基建建设对AI、智能制造也会产生了大量需求。”

此外,中美之间科技脱钩也将给中国科创领域带来新的发展契机,未来十年是科技红利期。在李竹看来,“中美科技脱钩已经是进行时,这将带来芯片供应链重塑的新机会……在芯片、物联网、航天科技、军民融合等方面,会给创业公司提供更大的市场机会。”

在新基建方面,英诺天使投资了锐石创芯,这家公司推出了国内首款集成N41全频段WLP滤波器的5G射频模组。此外,英诺天使还投资了两家FPGA公司,分别是京微齐力和Efinix,他们近年来也都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除了科技,英诺天使在消费领域的投资也在持续加码。李竹看好中国正在崛起的国内消费市场,以及仍将持续很久的消费升级大趋势。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英诺天使倾向于去投资那些用技术推动消费升级的创业项目。比如疫情期间快速崛起的直播,以及下沉市场的消费普惠。

 “直播不会仅仅是一阵风,而是一个长期的趋势。因为直播其实是社群营销的一种形式,它能够带来对购买者的影响力。而5G到来以后,直播传播信息更加便利,也能更好和人们互动。”因此,英诺天使投资了维妥数据,关注直播运营和直播大数据。

而英诺天使投资的宜买车则定位在三四线以下城市,致力于数字化管理、从根本上提升新车零售渠道的效率。

出于对科技和消费两条赛道的看好,英诺天使今年的投资不会被缚住手脚。李竹表示,受到疫情影响,英诺天使今年投资项目数量可能会变少,但是投资的金额会不降反增。

总结英诺天使的投资逻辑,李竹在英诺创新者大会用7个方向的投资案例进行阐释:无国界的医疗健康与AI应用、无币支付的金融融合、太空经济、中美科技脱钩带来的芯片供应链、智能制造、重新定义交通工具,以及更加波澜壮阔的下沉市场。

7个方向的投资代表着英诺天使对未来的7种想象力。比方说做人工智能应用的团队,就要拥有上天(用高科技对平台赋能)、入地(扎根市场)、出海(国际化)的能力。

李竹特别强调:“入地这一关一定要做好。如果只是说我有技术,想提供给其他的集成商或者是合作伙伴,让他们去提供给客户,这种方式会相对比较慢。如果(团队)真正能够扎得深的话,开始的时候先去做一些示范工程,能够把他的产品通过解决方案直接提供给客户,从客户那里快速拿到反馈去改善这些产品,这一类的公司发展得就会更快。”


做赋能型天使,投资创新、成人达己

在英诺的投资经里,“投资创新,成人达己”被列为组织的使命,亦可被视为英诺天使基金的价值观,其中,“成人达己”颇能传达出“天使”一词的含义:成就别人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价值。

然而,天使投资下注的企业,在具备很大的成长空间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初创企业需要的帮助不仅仅是资金,还需要更多软硬结合的支持。

用李竹的说法,便是给创业者赋能,“我们希望做赋能型天使,给创业团队最需要的帮助,优化商业模式,对接行业资源和资本;让他们更顺利地发展。当他们进展顺利的时候,我们就做站在创业者身后的天使,不去遮挡创业者的光芒。”

英诺的做法是,在行研、风控、投后方面建立一个完整的架构,利用过往项目的成败经验,完善项目信息管理系统。同时,英诺的创新学院还会定期组织垂直领域的创始人一起做闭门交流,“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创新中学习创新。”

在投资领域,相比投什么考验智慧胆识,不投什么还考验价值选择。

投资伦理和社会责任也是英诺行动的指南。李竹的逻辑在于,投资是做财富的一种分配,也是社会资源的一种分配。你投什么样的人,支持什么样的事,如何处理好各方的利益,本身就要有一个基本的底线,而这就是「投资伦理」。

因此,英诺对内部员工进行入职培训时总会强调社会责任和投资伦理。具体到投资实践中,则是不投有悖于道德、生命伦理以及有损健康等的一些项目。

虽然,现实仍然充满了不确定性,但英诺面对未来仍然抱有乐观的预期。正如李竹所言:“坚持做好一件事,专注早期投资和科技创新,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

本文作者:知顿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