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赴港IPO?快手要上市,短视频赛道风云再起

原创 2020-9-28 话题分类:TMT
摘要: 基于短视频时期积累的主播资源和社区氛围切入到直播市场,以短视频为主,直播为辅的思路,迅速扩张,一举冲击上市,那必将在短视频行业成为重量级乃至标杆级的玩家。至于快手未来是否能一鸣惊人,就看它接下来的表现了。

近日,短视频领域风波不断,整个短视频和资本领域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快手赴港上市”之路。

据沪上一名资深一级市场投资人士透露,快手刚刚启动pre-IPO融资,融资还在推进当中,上市或许没有那么快。


纵观快手上市之路,曾经历8轮融资,其中红杉资本、腾讯前后共投资了4次。截止2019年年底,快手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286亿美元。不到一年时间,快手的目标估值比去年提高了一倍,达到了500亿美元。



有点“土味”的下沉市场,成为了估值的重要支撑

快手成立于2011年,于2012年底转型短视频社区。至今月活用户近5亿、日活用户破3亿,在国内所有应用中排名前10(按月活用户计)。


有人说,看快手就是在看中国。快手呈现的是一个丰富、多样、五味杂陈的真实世界。在这里,即使是普通的用户也能得到关注。快手CEO宿华曾用三个标签形容快手:记录、普惠、技术导向。

快手能快速发展,离不开以上三个标签的助力。尤其是“普惠”这一价值观,将目标用户瞄准了8亿的底层用户群体,包括了那些不受资本重视的三四五六线城市、乡镇、农村的用户。这些用户群体不仅数量庞大,且长期处于真实世界的边缘地带,很少有互联网资本注意到他们。

有数据显示,短视频用户正在从一二线城市逐步向三四线靠拢,市场下沉趋势明显。二线城市用户在整体用户中占比高达22.37%,新一线城市与三线城市占比也接近两成,分别占比19.50%、18.80%,三四五线城市占比几近半数。


除此之外,支撑快手估值的,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电商。

随着短视频领域的到来,新型电商形态成为资本市场将流量变现的新途径,通过直播电商的商业模式,实现利益变现地最大化。

2019年快手实现收入约500亿元,主要由直播打赏、广告、电商三方面构成,其中直播打赏贡献约占60%。


9月16日,快手宣布快手电商8月份的订单量超5亿单,电商日活已经突破1亿。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

与此同时,快手成立的9年时间里,大众对快手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土味”、“慢”的紧箍咒里。快手想要成功赴港上市,仍旧面临着诸多的困难。


赴港IPO之困,快手上市可能面临的问题

1、社区化运营之困,“土味”标签难以洗刷?

俗话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快手的价值观出发点是好的,但当底层人士碰上快手的价值观,那就形成了信息茧房,人们习惯性的观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从而将自己封锁在固有的社会环境中。

快手初期的核心用户群体是社会底层群体,又被称为“三低阶层”,即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人群,他们创作的视频,接地气、真诚、通俗,记录着这个世界朴素真实的一面。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群用户,在2016年,一篇《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快速登上全网C位,让这家公司浮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大范围的被大众熟知。


“我们是社区的物业,而不是社区的管理者。”这是宿华和程一笑一直以来秉持的观点。而这样的观点,就容易形成“低俗视频产生—被点击—算法推荐—上热门—形成影响—更多低俗视频产生”恶性循环的社区化运营以及家族式的文化。

虽然近几年,快手成功转型引入各界大V、明星、品牌驻入。但是,快手的流量私域高度集中于低线城市,以快手目前的商业化变现能力,以及整个平台的用户画像来看,大品牌并不会买单。如何让明星和品牌尽快认可快手的商业价值,改变大众对快手的看法,还需一段时日。

2、公域流量大环境下,如何抢占洼地?

一场疫情的到来,短视频平台纷纷布局电商直播,加快了相关行业的发展。在吃到公域流量红利期以后,电商以不足5%的用户使用时间,创造了极高的行业收入,提高了整体营收模式。

对于这一点,无论是抖音还是快手,看得都是明明白白——今年是短视频电商直播的高发期,是打开新局面新业态的好机会。但面临的问题也随之而来,短视频虽然成为了新的流量洼池,但是各家电商平台背后是资本市场的博弈。

经过多年的比拼,电商流量格局已经清晰的发展为阿里系、腾讯系两大阵营。如何在背靠资本市场上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抢占洼池,还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


3、短视频用户的逐步“内卷化”,抖音和快手越来越像?

与快手相反,抖音上线之初,就非常明确的给自己贴上了“潮流”的标志,其产品策略主要集中于20-35岁之间的年轻用户,让一批高颜值的年轻人为平台生产内容,快速地在一二线城市收割声量。

细数那些年快手给我们带来的最大记忆点则是“老铁”、“双击666”这样极具社交互动属性的标签。

从2018年开始,抖音的高速发展带给快手的压力越来越大。与此同时,为了打破大众对快手的固有印象,加速品牌发展,快手逐渐逼向抖音化,进一步拉拢一、二线的用户,致使两个平台内卷化越来越像,内容大量的重叠,年轻人手机同时安装快手和抖音都成为了常态。

2019年有一个值得玩味的热词“奥利给”,起源于快手,又火热在抖音,最后爆红在B站。无论在综艺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这个词常常被年轻人挂在嘴边。这一现象的产生,值得短视频领域认真思考一下。

近期,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国外被绊住了脚步,短期内恐怕都无法集中火力在国内市场。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快手要弯道超车,该驶向何处呢?


快手寻求新突破,IPO战役即将打响

据了解,快手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爆出有上市的计划。自2017年开始,快手就被外媒报道在年底赴美IPO。2018年以及2019年也相继被爆出上市计划,但快手方面鲜有此类消息的回应。

虽然快手一直未有上市的进一步动作,但是无风不起浪,频频被传上市也是外界对快手IPO潜质的一种看好。另一方面,在上市报道传开后,快手又将在电商领域获得的成绩传出,也是快手对资本市场的进一步试探,寻找新突破口的契机。

除此之外,在经历了流量池的洗礼之后,以快手、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纷纷将内容转向了垂直细分领域,众多KOL以自身的流量衍生出子附属品牌。为此,大胆猜想快手IPO赴港上市是要借此机会,清理平台内部的隐患。


隐患一:“家族文化”的绵延生长

据不完全统计,快手上有六大家族,并且这六大家族的粉丝总量加起来已经超过了8亿。与之对比,根据快手大数据研究院报告,快手日活在2020年初达到3亿,头部家族的粉丝已占优势。

如果快手成功上市,快手会获得更多资本的助力,加大外部力量的投入,大范围扶持商家号,稀释“家族文化”给平台带来的隐患,将流量分权牢牢掌握在平台手里,以自身多元化互联网平台的形象面对社会公众的监督。


隐患二:低需求用户居多

“家族文化”的诞生,不仅阻碍了快手平台的发展,而且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精神小伙”的流行就是例子。

三五成群的精神小伙,头发一定要推剪得干净利落,最好是齐刘海、蘑菇头;统一着装紧身裤,豆豆鞋,有纹身或花臂一定要秀出来,走起路来大摇大摆,霸气十足,他们会动感的社会摇,说话时总会抛出让人惊叹不已的社会语录......

如果快手成功上市,可以引进高素质的板块内容,例如教育、知识等,从而培育出高需求的用户心智,迅速地让用户把“土味”标签从快手身上撕掉。


隐患三:抖音下沉,快手上沉

近几年,快手与抖音的竞争从未停止过。在吸引用户流量变现上,抖音致力于内容“垂直+1”,即在专业美妆内容之外,赋予账号一个亮点、一个创意。而快手则更偏向于独有的老铁经济,KOL带货转化力全靠“老铁”。这就是为什么快手的大部分用户人群较集中于三线以下城市,一、二线用户群体更喜欢在抖音的原因之一。

如果快手成功上市,就可以摆脱抖音化趋势,实现高质量的转化,加大广告投放的争夺力度。进一步推动海外市场,加快全球化进程。

不过,在这一点上,虽然抖音海外版受到了阻碍,但是在推进全球化方面抖音是比较成功的。

除此之外,快手如果成功登上IPO,那意味着凭借直播IPO或变相上市的玩家将迎来第五家。此前,YY、陌陌、天鸽互动和映客凭借直播已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从直播平台变现的能力来看,这说明直播市场的规模还未到饱和期。

尤其像快手、抖音这种依托流量市场变现的优势,基于短视频时期积累的主播资源和社区氛围切入到直播市场,以短视频为主,直播为辅的思路,迅速扩张,一举冲击上市,那必将在短视频行业成为重量级乃至标杆级的玩家。至于快手未来是否能一鸣惊人,就看它接下来的表现了。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知顿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09-28 12:41:04
启动赴港IPO?快手要上市,短视频赛道风云再起
TMT 原创

近日,短视频领域风波不断,整个短视频和资本领域最受关注的莫过于“快手赴港上市”之路。

据沪上一名资深一级市场投资人士透露,快手刚刚启动pre-IPO融资,融资还在推进当中,上市或许没有那么快。


纵观快手上市之路,曾经历8轮融资,其中红杉资本、腾讯前后共投资了4次。截止2019年年底,快手的最新一轮融资,估值286亿美元。不到一年时间,快手的目标估值比去年提高了一倍,达到了500亿美元。



有点“土味”的下沉市场,成为了估值的重要支撑

快手成立于2011年,于2012年底转型短视频社区。至今月活用户近5亿、日活用户破3亿,在国内所有应用中排名前10(按月活用户计)。


有人说,看快手就是在看中国。快手呈现的是一个丰富、多样、五味杂陈的真实世界。在这里,即使是普通的用户也能得到关注。快手CEO宿华曾用三个标签形容快手:记录、普惠、技术导向。

快手能快速发展,离不开以上三个标签的助力。尤其是“普惠”这一价值观,将目标用户瞄准了8亿的底层用户群体,包括了那些不受资本重视的三四五六线城市、乡镇、农村的用户。这些用户群体不仅数量庞大,且长期处于真实世界的边缘地带,很少有互联网资本注意到他们。

有数据显示,短视频用户正在从一二线城市逐步向三四线靠拢,市场下沉趋势明显。二线城市用户在整体用户中占比高达22.37%,新一线城市与三线城市占比也接近两成,分别占比19.50%、18.80%,三四五线城市占比几近半数。


除此之外,支撑快手估值的,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电商。

随着短视频领域的到来,新型电商形态成为资本市场将流量变现的新途径,通过直播电商的商业模式,实现利益变现地最大化。

2019年快手实现收入约500亿元,主要由直播打赏、广告、电商三方面构成,其中直播打赏贡献约占60%。


9月16日,快手宣布快手电商8月份的订单量超5亿单,电商日活已经突破1亿。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

与此同时,快手成立的9年时间里,大众对快手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土味”、“慢”的紧箍咒里。快手想要成功赴港上市,仍旧面临着诸多的困难。


赴港IPO之困,快手上市可能面临的问题

1、社区化运营之困,“土味”标签难以洗刷?

俗话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快手的价值观出发点是好的,但当底层人士碰上快手的价值观,那就形成了信息茧房,人们习惯性的观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从而将自己封锁在固有的社会环境中。

快手初期的核心用户群体是社会底层群体,又被称为“三低阶层”,即低年龄、低学历、低收入人群,他们创作的视频,接地气、真诚、通俗,记录着这个世界朴素真实的一面。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群用户,在2016年,一篇《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快速登上全网C位,让这家公司浮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大范围的被大众熟知。


“我们是社区的物业,而不是社区的管理者。”这是宿华和程一笑一直以来秉持的观点。而这样的观点,就容易形成“低俗视频产生—被点击—算法推荐—上热门—形成影响—更多低俗视频产生”恶性循环的社区化运营以及家族式的文化。

虽然近几年,快手成功转型引入各界大V、明星、品牌驻入。但是,快手的流量私域高度集中于低线城市,以快手目前的商业化变现能力,以及整个平台的用户画像来看,大品牌并不会买单。如何让明星和品牌尽快认可快手的商业价值,改变大众对快手的看法,还需一段时日。

2、公域流量大环境下,如何抢占洼地?

一场疫情的到来,短视频平台纷纷布局电商直播,加快了相关行业的发展。在吃到公域流量红利期以后,电商以不足5%的用户使用时间,创造了极高的行业收入,提高了整体营收模式。

对于这一点,无论是抖音还是快手,看得都是明明白白——今年是短视频电商直播的高发期,是打开新局面新业态的好机会。但面临的问题也随之而来,短视频虽然成为了新的流量洼池,但是各家电商平台背后是资本市场的博弈。

经过多年的比拼,电商流量格局已经清晰的发展为阿里系、腾讯系两大阵营。如何在背靠资本市场上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抢占洼池,还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


3、短视频用户的逐步“内卷化”,抖音和快手越来越像?

与快手相反,抖音上线之初,就非常明确的给自己贴上了“潮流”的标志,其产品策略主要集中于20-35岁之间的年轻用户,让一批高颜值的年轻人为平台生产内容,快速地在一二线城市收割声量。

细数那些年快手给我们带来的最大记忆点则是“老铁”、“双击666”这样极具社交互动属性的标签。

从2018年开始,抖音的高速发展带给快手的压力越来越大。与此同时,为了打破大众对快手的固有印象,加速品牌发展,快手逐渐逼向抖音化,进一步拉拢一、二线的用户,致使两个平台内卷化越来越像,内容大量的重叠,年轻人手机同时安装快手和抖音都成为了常态。

2019年有一个值得玩味的热词“奥利给”,起源于快手,又火热在抖音,最后爆红在B站。无论在综艺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这个词常常被年轻人挂在嘴边。这一现象的产生,值得短视频领域认真思考一下。

近期,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国外被绊住了脚步,短期内恐怕都无法集中火力在国内市场。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快手要弯道超车,该驶向何处呢?


快手寻求新突破,IPO战役即将打响

据了解,快手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爆出有上市的计划。自2017年开始,快手就被外媒报道在年底赴美IPO。2018年以及2019年也相继被爆出上市计划,但快手方面鲜有此类消息的回应。

虽然快手一直未有上市的进一步动作,但是无风不起浪,频频被传上市也是外界对快手IPO潜质的一种看好。另一方面,在上市报道传开后,快手又将在电商领域获得的成绩传出,也是快手对资本市场的进一步试探,寻找新突破口的契机。

除此之外,在经历了流量池的洗礼之后,以快手、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纷纷将内容转向了垂直细分领域,众多KOL以自身的流量衍生出子附属品牌。为此,大胆猜想快手IPO赴港上市是要借此机会,清理平台内部的隐患。


隐患一:“家族文化”的绵延生长

据不完全统计,快手上有六大家族,并且这六大家族的粉丝总量加起来已经超过了8亿。与之对比,根据快手大数据研究院报告,快手日活在2020年初达到3亿,头部家族的粉丝已占优势。

如果快手成功上市,快手会获得更多资本的助力,加大外部力量的投入,大范围扶持商家号,稀释“家族文化”给平台带来的隐患,将流量分权牢牢掌握在平台手里,以自身多元化互联网平台的形象面对社会公众的监督。


隐患二:低需求用户居多

“家族文化”的诞生,不仅阻碍了快手平台的发展,而且影响青少年身心健康。“精神小伙”的流行就是例子。

三五成群的精神小伙,头发一定要推剪得干净利落,最好是齐刘海、蘑菇头;统一着装紧身裤,豆豆鞋,有纹身或花臂一定要秀出来,走起路来大摇大摆,霸气十足,他们会动感的社会摇,说话时总会抛出让人惊叹不已的社会语录......

如果快手成功上市,可以引进高素质的板块内容,例如教育、知识等,从而培育出高需求的用户心智,迅速地让用户把“土味”标签从快手身上撕掉。


隐患三:抖音下沉,快手上沉

近几年,快手与抖音的竞争从未停止过。在吸引用户流量变现上,抖音致力于内容“垂直+1”,即在专业美妆内容之外,赋予账号一个亮点、一个创意。而快手则更偏向于独有的老铁经济,KOL带货转化力全靠“老铁”。这就是为什么快手的大部分用户人群较集中于三线以下城市,一、二线用户群体更喜欢在抖音的原因之一。

如果快手成功上市,就可以摆脱抖音化趋势,实现高质量的转化,加大广告投放的争夺力度。进一步推动海外市场,加快全球化进程。

不过,在这一点上,虽然抖音海外版受到了阻碍,但是在推进全球化方面抖音是比较成功的。

除此之外,快手如果成功登上IPO,那意味着凭借直播IPO或变相上市的玩家将迎来第五家。此前,YY、陌陌、天鸽互动和映客凭借直播已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从直播平台变现的能力来看,这说明直播市场的规模还未到饱和期。

尤其像快手、抖音这种依托流量市场变现的优势,基于短视频时期积累的主播资源和社区氛围切入到直播市场,以短视频为主,直播为辅的思路,迅速扩张,一举冲击上市,那必将在短视频行业成为重量级乃至标杆级的玩家。至于快手未来是否能一鸣惊人,就看它接下来的表现了。

本文作者:知顿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