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毕业、卖过报纸、站过柜台,完美世界董事长又一IPO,曾一年套现26亿元

原创 2020-10-10 话题分类:教育
摘要: 多年来,池宇峰一直有意无意地遵循和完善着某种底层认知逻辑,为他的“完美”世界添砖加瓦。


多年来,池宇峰一直有意无意地遵循和完善着某种底层认知逻辑,为他的“完美”世界添砖加瓦。

池宇峰的创业史中,又多了一次上市经历。

2020年10月9日,洪恩教育在纽交所上市。洪恩教育开盘价为12.33美元,较发行价12美元涨2.75%。随后洪恩教育股价一路走高,截至首日收盘上涨33%,市值达到8.36亿美金。洪恩教育IPO后,董事长池宇峰持有55.1%的股权及92.5%的投票权。

相比麾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完美世界,洪恩教育是池宇峰更早的事业。2011年,池宇峰曾计划将洪恩教育推向A股资本市场,因为卡在半空,2013年撤回上市申请,宏图未竟。

完美世界率先在美股上市,后私有化回A;完美影视在A股实现借壳上市。凭着一系列漂亮的资本运作,完美世界构建了横扫游戏、影视领域的版图。

时隔7年,终于补缺。

左手娱乐,右手教育,池宇峰曾如此形容两者的关联:“娱乐是直接提供快乐和幸福感,教育是间接产生幸福感;但教育让人具备更高的素质,有能力去追求更多快乐和幸福。”

多年来,池宇峰一直有意无意地遵循和完善着某种底层认知逻辑,为他的“完美”世界添砖加瓦。

做自己人生轨道的“扳道工”

扳道工早已成为铁路道岔路口消失的风景线,池宇峰在其著作《人的全景》中重提“扳道工”,形容那些为人生带来重大改变的事物。

池宇峰认为,人生好比一条轨道,人们在各自轨道上周而复始,随着时间的流动一路向前,看到的只是轨道两旁既定的风景,直到遇到“扳道工”,一个人才会看到不同的风景,认识未知的世界。

这里的“扳道工”可能是贵人,但贵人可遇不可求,那就做自己人生轨道的“扳道工”,在某个阶段主动拥抱未知的世界,延展思维与认知。

池宇峰的创业经历,就是个不断“扳道”的过程。

大学期间,池宇峰就是校园内边学习边创业的典型。他在校内开设自动售报,到中关村站过柜台,1993年自清华大学化学系毕业后,池宇峰进入宝洁工作。第二年,池宇峰获得一个去美国培训的机会,公司有意提拔他,他却准备辞职创业。

组装维修电脑、贩卖兼容机是池宇峰创业的起点。凭着过硬的技术和肯吃苦的劲儿,干了一年,池宇峰团队年入几十万,成为深圳最大的电脑组装商之一。团队伙伴想不到的是,这时,池宇峰准备回北京另起炉灶了。

池宇峰不满足于只是赚钱,他志在做更具价值和商业想象空间的大企业。

彼时,人们对电脑的认知还停留在初级水平,按照池宇峰自我扳道后设定的阶段性目标,做一款教育消费者如何使用电脑的软件应用,显然是更好的入口。

1996年,北京清华园外几间平房里,金洪恩电脑公司起步,这是洪恩教育的前身。

洪恩推出了讲解如何使用电脑的软件《开天辟地》,甫一亮相就备受欢迎,一个月卖出1万套。此后,《万事无忧》《畅通无阻》等同一系列软件接连大卖,池宇峰将目光投向英语教育。

在英语教育领域,洪恩推出了《随心所欲说英语》《听力超人》《开天辟地记单词》等产品。上述电脑和英语教育软件奠定了洪恩的行业地位,1999年,Intel在中国的第一笔风险投资,下注的就是洪恩。

获得资本加持后,池宇峰将产品线拓展至硬件。本世纪初,点读笔、有声读物还是超前的玩意儿。面向大众消费市场做教育硬件,市场反应不温不火,再加上其软件遭遇盗版,洪恩经历了一段至暗时期。

洪恩产品大卖之时,池宇峰团队已开始“扳道”。

洪恩做教育软件强调寓教于乐,会在内部设置小游戏,公司由此集结了一批游戏开发人才。他们不满足于只是在教育软件中设置简单的小游戏,而是想做含金量更高的事,池宇峰同意了这一方向。

他不仅投入人力,还给予了20万元资金支持,祖龙工作室由此成立。即便遇到后来洪恩最艰难的时刻,这支队伍也得以保留。

2004年,池宇峰创办完美世界,祖龙工作室原班人马进入这家公司。日后人们耳熟能详的《完美世界》《武林外传》《诛仙》等网游爆款,皆出于此。完美世界发展成为国内游戏行业巨头,并于2007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由于在美股市场表现不佳,2016年完美世界私有化后回A,如今其市值超过670亿,接近美股退市之前的10倍。

回顾这段历程,池宇峰踩准时机,早早地“扳道”。洪恩电脑软件生意势头正劲时,池宇峰便向网游赛道进军。

如若不然,他可能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关村电脑软硬件供应商,如今同众多中关村电子商城小老板那样,事业湮没于时代尘埃中,就更不用提此后在教育板块东山再起了。

左手教育,右手游戏

在招股书中,洪恩教育将自身定义为一家“儿童娱教公司”。如何将教育与娱乐完美结合?池宇峰进行了一系列探索。

早期做教育软件时,洪恩在寓教于乐方面虽有意识,但经验不足。池宇峰曾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采访时表示,“做出来的产品对于想要努力学习的人来说很适合,但是对于稍微缺乏一些学习动力的人来说,产品就显得无趣。”

完美世界的成功赋予池宇峰团队灵感,团队成员想明白了若干将教育与游戏相互协同的关键点,随后推出的产品也就迸发出巨大的创造力。

2016年,洪恩教育推出了《洪恩识字》《洪恩儿童英语》等在线APP产品。

与早期教育软件产品最大不同在于,这一阶段的产品通过游戏技术为用户带来娱乐与互动,用户既不是仅接受干巴巴的知识,也不会过度沉溺于游戏。

比如洪恩识字。汉字是象形文字,本不利于记忆字形,洪恩识字利用字形做游戏,给每个汉字分别设计了互动环节和彩蛋。这样设计产品既能够帮助孩子强化记忆字形,也解决了家长关于孩子记忆汉字时的痛点。

池宇峰曾表示,希望通过洪恩识字,让中国的孩子更早学会识字,让中国孩子的阅读年龄提前两岁。未来,池宇峰寄望于洪恩识字极大降低全世界孩子学习中文的门槛,更好地助力于传播中国文化。

洪恩教育为其教育产品注入了游戏元素,一如完美世界横跨游戏、影视两大版图,重视影游协同。

2008年,池宇峰开始布局影视领域,新的知识与既有认知产生碰撞,创新随之诞生。完美世界旗下手游《武林外传》将热播剧与游戏相结合,《青云志》则是将李易峰等电视剧主角IP还原至游戏中。

完美世界内部有个学习制度,每一名员工每周必须接受一次培训,所有管理层轮流授课。

在池宇峰看来,这是让知识内部流动的好方法。授课者在总结、与听者互动中顿悟很多事情,听课者也能够实现旧知识与新知识的融会贯通,下一个产品的创新说不定就在此间埋下种苗。

上述思维延伸至做产品,一以贯之。

做了24年的教育梦

据统计,2015到2019年间,中国儿童课外教育市场的规模从 4206亿元增加到 7802亿元。

此次上市募资,洪恩教育一方面将继续优化和丰富现有APP的内容及扩张用户基础,把触角延伸至更多低线城市和海外市场。洪恩还计划把产品和服务所覆盖人群从集中在3~8岁扩展到0~12岁,研发更多产品学科类型,推出区别于同行的产品组合。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6月到2020年6月间,池宇峰先后四轮减持完美世界股权,套现总额超过26亿元,可见转换赛场之意明显。池宇峰本人也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采访时说:“教育这块比重会越来越大,随着很多数字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教育方面人们会产生很强的创新,使得教育的效率大大提高。”

池宇峰有着浓厚的教育情结。上世纪90年代,他在多媒体教育方面的尝试可谓领军人物。24年一路走来有得有失,却为如今洪恩的发展埋下伏笔。

多年后洪恩教育带着跨界经验成功IPO,此时洪恩已研发出多款互动式自主学习APP,覆盖中文、英语、数学及逻辑思维、文学及阅读、中国文化及STEM等学科,但前方道路依然充满未知。

就行业竞争格局来看,近年来K12领域已涌现出多家上市公司,火花思维、豌豆思维、亲宝宝等独角兽企业则在各自细分赛道牢牢盘踞,阿里、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也携带资金和流量进军教育,洪恩面临的竞争无疑更加胶着。

第二,洪恩教育自身业务结构存在风险。

2016年,洪恩教育才启动在线教育产品,而且,据招股书,其学习服务营收的82.2%依赖洪恩识字。结合当下形势,洪恩的产品结构还需要进一步加大线上比例,并创造更多的现金牛产品。

2020年疫情之下,幼儿园及课后学习中心大量关闭,这导致洪恩依托线下教学场景的硬件产品订单被大量取消或延迟,个中风险不容忽视。

第三,此刻华尔街对于中概股态度不明朗,中概股回归成为热潮。但由于民办教育的特殊性,教育企业仍然倾向于在美股上市。

过往的经历与认知凝结成了当下,但人们却无法准确预知未来,池宇峰仍将站在台前,拥抱不确定性。

直面公众市场,倘若望见风险,池宇峰或许又会当起扳道工,或者激发出新的创造力。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田甜,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10-10 19:04:25
清华毕业、卖过报纸、站过柜台,完美世界董事长又一IPO,曾一年套现26亿元
教育 原创


多年来,池宇峰一直有意无意地遵循和完善着某种底层认知逻辑,为他的“完美”世界添砖加瓦。

池宇峰的创业史中,又多了一次上市经历。

2020年10月9日,洪恩教育在纽交所上市。洪恩教育开盘价为12.33美元,较发行价12美元涨2.75%。随后洪恩教育股价一路走高,截至首日收盘上涨33%,市值达到8.36亿美金。洪恩教育IPO后,董事长池宇峰持有55.1%的股权及92.5%的投票权。

相比麾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完美世界,洪恩教育是池宇峰更早的事业。2011年,池宇峰曾计划将洪恩教育推向A股资本市场,因为卡在半空,2013年撤回上市申请,宏图未竟。

完美世界率先在美股上市,后私有化回A;完美影视在A股实现借壳上市。凭着一系列漂亮的资本运作,完美世界构建了横扫游戏、影视领域的版图。

时隔7年,终于补缺。

左手娱乐,右手教育,池宇峰曾如此形容两者的关联:“娱乐是直接提供快乐和幸福感,教育是间接产生幸福感;但教育让人具备更高的素质,有能力去追求更多快乐和幸福。”

多年来,池宇峰一直有意无意地遵循和完善着某种底层认知逻辑,为他的“完美”世界添砖加瓦。

做自己人生轨道的“扳道工”

扳道工早已成为铁路道岔路口消失的风景线,池宇峰在其著作《人的全景》中重提“扳道工”,形容那些为人生带来重大改变的事物。

池宇峰认为,人生好比一条轨道,人们在各自轨道上周而复始,随着时间的流动一路向前,看到的只是轨道两旁既定的风景,直到遇到“扳道工”,一个人才会看到不同的风景,认识未知的世界。

这里的“扳道工”可能是贵人,但贵人可遇不可求,那就做自己人生轨道的“扳道工”,在某个阶段主动拥抱未知的世界,延展思维与认知。

池宇峰的创业经历,就是个不断“扳道”的过程。

大学期间,池宇峰就是校园内边学习边创业的典型。他在校内开设自动售报,到中关村站过柜台,1993年自清华大学化学系毕业后,池宇峰进入宝洁工作。第二年,池宇峰获得一个去美国培训的机会,公司有意提拔他,他却准备辞职创业。

组装维修电脑、贩卖兼容机是池宇峰创业的起点。凭着过硬的技术和肯吃苦的劲儿,干了一年,池宇峰团队年入几十万,成为深圳最大的电脑组装商之一。团队伙伴想不到的是,这时,池宇峰准备回北京另起炉灶了。

池宇峰不满足于只是赚钱,他志在做更具价值和商业想象空间的大企业。

彼时,人们对电脑的认知还停留在初级水平,按照池宇峰自我扳道后设定的阶段性目标,做一款教育消费者如何使用电脑的软件应用,显然是更好的入口。

1996年,北京清华园外几间平房里,金洪恩电脑公司起步,这是洪恩教育的前身。

洪恩推出了讲解如何使用电脑的软件《开天辟地》,甫一亮相就备受欢迎,一个月卖出1万套。此后,《万事无忧》《畅通无阻》等同一系列软件接连大卖,池宇峰将目光投向英语教育。

在英语教育领域,洪恩推出了《随心所欲说英语》《听力超人》《开天辟地记单词》等产品。上述电脑和英语教育软件奠定了洪恩的行业地位,1999年,Intel在中国的第一笔风险投资,下注的就是洪恩。

获得资本加持后,池宇峰将产品线拓展至硬件。本世纪初,点读笔、有声读物还是超前的玩意儿。面向大众消费市场做教育硬件,市场反应不温不火,再加上其软件遭遇盗版,洪恩经历了一段至暗时期。

洪恩产品大卖之时,池宇峰团队已开始“扳道”。

洪恩做教育软件强调寓教于乐,会在内部设置小游戏,公司由此集结了一批游戏开发人才。他们不满足于只是在教育软件中设置简单的小游戏,而是想做含金量更高的事,池宇峰同意了这一方向。

他不仅投入人力,还给予了20万元资金支持,祖龙工作室由此成立。即便遇到后来洪恩最艰难的时刻,这支队伍也得以保留。

2004年,池宇峰创办完美世界,祖龙工作室原班人马进入这家公司。日后人们耳熟能详的《完美世界》《武林外传》《诛仙》等网游爆款,皆出于此。完美世界发展成为国内游戏行业巨头,并于2007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由于在美股市场表现不佳,2016年完美世界私有化后回A,如今其市值超过670亿,接近美股退市之前的10倍。

回顾这段历程,池宇峰踩准时机,早早地“扳道”。洪恩电脑软件生意势头正劲时,池宇峰便向网游赛道进军。

如若不然,他可能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关村电脑软硬件供应商,如今同众多中关村电子商城小老板那样,事业湮没于时代尘埃中,就更不用提此后在教育板块东山再起了。

左手教育,右手游戏

在招股书中,洪恩教育将自身定义为一家“儿童娱教公司”。如何将教育与娱乐完美结合?池宇峰进行了一系列探索。

早期做教育软件时,洪恩在寓教于乐方面虽有意识,但经验不足。池宇峰曾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采访时表示,“做出来的产品对于想要努力学习的人来说很适合,但是对于稍微缺乏一些学习动力的人来说,产品就显得无趣。”

完美世界的成功赋予池宇峰团队灵感,团队成员想明白了若干将教育与游戏相互协同的关键点,随后推出的产品也就迸发出巨大的创造力。

2016年,洪恩教育推出了《洪恩识字》《洪恩儿童英语》等在线APP产品。

与早期教育软件产品最大不同在于,这一阶段的产品通过游戏技术为用户带来娱乐与互动,用户既不是仅接受干巴巴的知识,也不会过度沉溺于游戏。

比如洪恩识字。汉字是象形文字,本不利于记忆字形,洪恩识字利用字形做游戏,给每个汉字分别设计了互动环节和彩蛋。这样设计产品既能够帮助孩子强化记忆字形,也解决了家长关于孩子记忆汉字时的痛点。

池宇峰曾表示,希望通过洪恩识字,让中国的孩子更早学会识字,让中国孩子的阅读年龄提前两岁。未来,池宇峰寄望于洪恩识字极大降低全世界孩子学习中文的门槛,更好地助力于传播中国文化。

洪恩教育为其教育产品注入了游戏元素,一如完美世界横跨游戏、影视两大版图,重视影游协同。

2008年,池宇峰开始布局影视领域,新的知识与既有认知产生碰撞,创新随之诞生。完美世界旗下手游《武林外传》将热播剧与游戏相结合,《青云志》则是将李易峰等电视剧主角IP还原至游戏中。

完美世界内部有个学习制度,每一名员工每周必须接受一次培训,所有管理层轮流授课。

在池宇峰看来,这是让知识内部流动的好方法。授课者在总结、与听者互动中顿悟很多事情,听课者也能够实现旧知识与新知识的融会贯通,下一个产品的创新说不定就在此间埋下种苗。

上述思维延伸至做产品,一以贯之。

做了24年的教育梦

据统计,2015到2019年间,中国儿童课外教育市场的规模从 4206亿元增加到 7802亿元。

此次上市募资,洪恩教育一方面将继续优化和丰富现有APP的内容及扩张用户基础,把触角延伸至更多低线城市和海外市场。洪恩还计划把产品和服务所覆盖人群从集中在3~8岁扩展到0~12岁,研发更多产品学科类型,推出区别于同行的产品组合。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6月到2020年6月间,池宇峰先后四轮减持完美世界股权,套现总额超过26亿元,可见转换赛场之意明显。池宇峰本人也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采访时说:“教育这块比重会越来越大,随着很多数字化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教育方面人们会产生很强的创新,使得教育的效率大大提高。”

池宇峰有着浓厚的教育情结。上世纪90年代,他在多媒体教育方面的尝试可谓领军人物。24年一路走来有得有失,却为如今洪恩的发展埋下伏笔。

多年后洪恩教育带着跨界经验成功IPO,此时洪恩已研发出多款互动式自主学习APP,覆盖中文、英语、数学及逻辑思维、文学及阅读、中国文化及STEM等学科,但前方道路依然充满未知。

就行业竞争格局来看,近年来K12领域已涌现出多家上市公司,火花思维、豌豆思维、亲宝宝等独角兽企业则在各自细分赛道牢牢盘踞,阿里、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也携带资金和流量进军教育,洪恩面临的竞争无疑更加胶着。

第二,洪恩教育自身业务结构存在风险。

2016年,洪恩教育才启动在线教育产品,而且,据招股书,其学习服务营收的82.2%依赖洪恩识字。结合当下形势,洪恩的产品结构还需要进一步加大线上比例,并创造更多的现金牛产品。

2020年疫情之下,幼儿园及课后学习中心大量关闭,这导致洪恩依托线下教学场景的硬件产品订单被大量取消或延迟,个中风险不容忽视。

第三,此刻华尔街对于中概股态度不明朗,中概股回归成为热潮。但由于民办教育的特殊性,教育企业仍然倾向于在美股上市。

过往的经历与认知凝结成了当下,但人们却无法准确预知未来,池宇峰仍将站在台前,拥抱不确定性。

直面公众市场,倘若望见风险,池宇峰或许又会当起扳道工,或者激发出新的创造力。

本文作者:田甜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