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泡沫又来了?一年狂增57847家公司,有多少是想骗政府?

原创 2020-10-12 话题分类:综合
摘要: 早在2015年,芯片还不是大问题的时候,几个有远见的人就盯上了这个行业。

我们先来看几个小故事。

早在2015年,芯片还不是大问题的时候,几个有远见的人就盯上了这个行业。

当时步健康、徐国中、田月新三个人成立了河北昂扬微,主要研发第八代IGBT技术大功率IGBT芯片,计划六个月上市,产品媲美大公司英飞凌,投资计划10亿元,这个项目很快就被列为石家庄和河北的重点项目。

为啥河北这么重视呢?

因为步健康曾在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任首席集成工程师,2007年至今都是IEEE高级会员、中美半导体专业协会理事会成员,此外他还是河北省“百人计划”专家。

河北一直欠缺存在感,钢铁这类主要产业周期性强还不符合环保大趋势,他们一直在寻找新的支柱产业,高科技大有可为。既然项目有了,那政策就得跟上了,首要的就是土地,120亩价格极优惠的土地指标很快就批了。

一晃两年过去了,媲美英飞凌的产品没看到,三个股东开始互撕。

●  徐国中、田月新认为自己给项目投了大把的钱,但是步健康根本没使劲,虽然拿了几个专利,但他承诺研发的产品一直没能通过测试鉴定定型,赚钱更是奢望。

●  步健康也不干了,直接指责徐国中、田月新,说他们利用了自己的专家身份和国家的政策,假借实施高科技项目之名,骗取国家优惠土地资源。

为啥项目进展慢呢?

按步健康的说法,徐田两人实际出资3250万元,但买地买房费用超过3320万元,公司账户余额仅343万元,其中还包括政府资助的300万元,实际自有资金仅剩了43万元。

也就是说,说是干高科技,其实干了房地产。

谁也说服不了谁,干脆打官司。这么一来,很多猫腻就藏不住了。

问题有啥呢?主要有两个:

●  1、伪造银行存款证明,伪造虚假借款合同,谎称其有能力建设芯片厂和购买芯片生产设备,骗取政府半价出让土地。

●  2、伪造步健康归国之前的财务支出,诈骗政府对高科技项目的后补助资金200万。

这么一来,河北政府不干了,直接撤销了这个项目,并要求收回补助资金200万,但这个公司也绝了,说是“公司资金被冻结,无法归还”。

土地就更麻烦了,7月份的时候,还有人在政府网站留言,说是昂扬微实际购买了30亩地,又占地10亩,虽然项目没了,但土地一直强占不还。

指标是批的,人家也出钱了,剩余问题咋解决还真不好说。



同样在2015年,李睿为来到江苏,在南京和淮安寻找投资芯片的机会。

他先在南京注册成立了南京德科码,2016年1月,又在淮安成立了淮安德科码。

当然,他的项目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淮安决策最快,2016年3月就开工建设,计划总投资150亿元,一期为年产24万片12英吋半导体芯片晶圆厂。

三个月后,南京这边也谈妥了,南京德科码说是要跟以色列塔尔半导体(TowerJazz)合作,建8英寸的晶圆制造工厂,还要配套支撑芯片生产整个业务链的生产商,为此,南京出地254亩。


两边都开始动工了,资金到位就直接开干吧!

但李睿为一直不出承诺资金,连淮安德科码的4000万都不愿意出。淮安一看这架势,那就不玩了,但李睿为不干了,还起诉了淮安德科码,说不能使用“德科码”这三个字,最后淮安这个公司只好改名“德淮半导体”。

只剩下南京德科码了,外界一直以为德科码是和以色列公司一起出钱建厂,但细一看才知道,以色列的公司这边不出钱,只是签约成为了一名技术顾问,为此德科码要向TowerJazz支付了3000万美元,当然,以色列公司也承诺,每月购买德科码20,000片芯片,如果真能造出来的话。

一晃儿三四年过去了,到了2019年,德科码花光了3.84亿,工厂建设完成90%,这时候没钱了,项目暂停,后来由于“基金停摆,造成资金链断”,并“由于员工欠薪无法支付,被南京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进入破产程序”,项目就此“烂尾”。

关于德科码的失败,李睿为说:“主要是因为资金没有接上。订单、技术、团队完全就位!就是没有人愿意投资。”

不是建厂花了3.84亿吗?事实上,那是南京地方出的钱,合着李睿为的思路就是先拉合作伙伴和地方入场,自己再去找钱,找到了就做大,找不到就烂尾。

南京、淮安两个项目都黄了之后,李睿为做什么去了?他又跑到宁波成立了“承兴半导体”。


结果也可以想象,当地出资700万元之后,李睿为还是没找来钱,项目也因此黄了。


陕西大学众多,半导体大潮中自然不甘缺席。

2018年坤同半导体在陕西成立,那个时候行业最火的就是柔性面板,典型应用就是可折叠手机,一度被炒出了天价。

坤同半导体就是要干这个,注册资本20亿美元,号称要投资400亿,建设月产能30K大片基板的第6代全柔性AMOLED产线。

喊完口号,产线建设长期停留在“拆迁拿地”阶段,为啥呢?因为没有钱。

陕西集成电路基金的内部人士说:“坤同一开始高举高打,多次到省里要钱。但省里比较谨慎,一分钱都没出过,都是地方政府出的钱,大概有1亿元资金以及几百亩地。”

这种情况下,股东方还在继续硬撑,说自己要追加投资到138.9亿。天眼查一查,坤同半导体的注册资本确实是138.9亿,但实缴资本只有当地政府出的9450万元,剩下的钱影子都没见着。

去年9月,坤同半导体账面上所剩无几,已经开始停缴员工的五险一金,年底的时候,工资也全部停了:


直到现在,坤同半导体欠发的社保、薪水、离职补偿全部变成了一张白条“欠薪证明”。


接下来提到的这家公司老牛了。

前些日子,打开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的官网,发现创始人刘德华,高管是张学友、郭富城、黎明明,四大天王出场。


这事在业内就炸开锅了,曝光后没多久,这个官网就打不开了,原因不用问也能猜到——被人黑了呗。

这是嘲笑公司能演会唱吗?

这个研究院的背后老板叫曹山,他是前阵子被爆炒的武汉弘芯的前任董事,他自己名下有好几家芯片公司,分别叫逸芯、云芯、天芯、泉芯、弘芯。

泉芯和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是关联方,当初设立的时候泉芯拉来了台积电元老夏劲松担任总经理,计划建设12英寸12nm/7nm工艺节点的晶圆制造线。投资额为590亿人民币。

项目分三期:

●  一期投资230亿,建设月产能7000片的12英寸12nm 生产线;

●  二期投资260亿元,扩增月产能23000万片12纳米逻辑芯片;

●  第三期投资100亿元,增加1万片的7nm产能。

济南泉芯注册资本高达59.5亿元,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拥有公司41.18%的股权,剩下的股份属于济南国资委旗下的两家机构。

但是公司的实缴资本却只有5.1亿元,据AI财经社此前报道称,这5.1亿的注册资金都是由济南国资委旗下的两家公司出资,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则一分未出。

泉芯的注册地址办公地为政府部门大楼,无企业入驻。项目现场建设对外宣称在“有序推进,但并无明确的完工时间”,实际上现场人都没有,具体怎么推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曹山之前推动的项目武汉弘芯也有相似的操作,大股东资本一直没实缴,业内瞩目的7nmASML光刻机买来就被抵押换了钱,生产线不知道怎么开动,最近又纷纷江湖传言项目背后有神秘力量,水很深。

其实不论是哪方力量,把事情搞起来是正事,资金到位、人才到位、能有研发有产品,拳拳报国之心,谁也不会说什么,接下来只能拭目以待,期待奇迹出现。


美国卡脖子,芯片难,这已经成了全民共识。

大家都知道芯片技术门槛高、投资规模大,所以这种项目还真不是创业小团队玩得转的,其中很大的一股力量,要仰仗来自官方的支持。

现在有十几个省市发布了集成电路产业计划,规模宏大,目标不小:


光这几个地方2020年的规划目标就达到了14200亿元。要知道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整体收入为7562.3亿元,真可谓爆发式增长了。

规划背后带着钱,光是今年头三个月,已设立的集成电路类的政府引导基金就有1729只,目标规模10.75万亿元,已到位4.67万亿元。

钱潮滚滚,这就吸引了非常多的公司去争取这些钱。

在天眼查能看到,过去一年时间里新增加的相关公司数量惊人:

●  经营范围包含“半导体”业务的公司新增21601家;

●  经营范围包含“集成电路”业务的公司新增57847家;

现在没有一个省份没有芯片公司,即便是西藏,今年也成立了数家芯片公司。

这些干半导体、集成电路的公司不少是转行过来的,之前的主业五花八门,科技出身的不少,但也有不少公司是从建筑安装、建材批发、医美、电商、保健养生甚至人力资源等等八杆子打不着的行业破圈而来。

只是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是真想干事?有多少是真想骗钱?


蜂拥而起干芯片,好处有哪些呢?

1、税收优惠:

现在针对集成电路企业有减免所得税、增值税等等优惠;

2、政府扶持政策:

本来各地的招商引资竞争就很激烈,芯片又是热门行业,门槛极高,对于有点眉目的项目,各地纷纷争抢,给钱给地,资源拿到手软,有些人在一个地方混不下去了,换个地方继续忽悠,居然能屡屡得逞。

至于直接的政府补贴也很可观,像行业里的明星公司长电科技,2019年净利润8866万元,但单单政府补助就达到了29606万元,很可观。

所以这就吸引了很多目的不纯的项目入局,可惜造芯片不是送外卖,人海战术解决不了问题。

举个例子,现在国内的芯片设计公司是有的,但是没有光刻机也造不出来,全球最厉害的光刻机公司ASML,看上去是一家荷兰的企业,实际上很不简单。

光刻机内部零件多达10万个,几乎逼近物理学、材料学以及精密制造的极限,别说荷兰了,日本、美国要想单独做也根本造不出来。

ASML这家公司是怎么来的?

来自当年英特尔EUV LLC的联盟,这个联盟包括摩托罗拉、AMD、IBM,后来又多了三星,台积电以及美国能源部的三大实验室。

所以看似是一家独立公司,实际上是个大综合体。

在ASML的光刻机中,光源设备来自美国,蔡司镜头来自德国,光学技术由日本提供,制程技术则是台积电和三星支持。现有最顶尖的ASML7nm光刻机整体有13个子系统,ASML公司拿到这些从不同国家采购到的配件,还要再经过自己的精密设计和多次调试,才能出台机器,所以一年产量很小。

要想自己造,得分别突破日韩德美四个国家的看家技术,难度很高。


当然难度高不意味着必然不行,核心还得看人才。

国内龙头公司中芯国际,被像国宝一样供着,待遇极高,但是老板张汝京还是操心人才问题,毕竟一年内多了几万家公司,哪有那么多合格的人才呢?

他们基本是从现有的厂商高薪挖人,中芯国际就成了重灾区,一边培养一边流失,想要赶超台积电,还是太难了。


项目分散、资金分散、人才分散,这种运动式的产业模式可能适合很多行业,但芯片显然不行。

中国的造芯历史充满坎坷,起步早但成果不多,中间还被像陈进这种科技巨骗玩了几回,以为造出了国际领先的汉芯,其实只是盗用了人家摩托罗拉的产品,就这么着被骗了十几亿。

现在我们钱是有的,但是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更经不起各种骗子轮流使诈,难题面前更需要一点耐心和理性。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大猫财经猫哥,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10-12 10:21:42
大泡沫又来了?一年狂增57847家公司,有多少是想骗政府?
综合 原创

我们先来看几个小故事。

早在2015年,芯片还不是大问题的时候,几个有远见的人就盯上了这个行业。

当时步健康、徐国中、田月新三个人成立了河北昂扬微,主要研发第八代IGBT技术大功率IGBT芯片,计划六个月上市,产品媲美大公司英飞凌,投资计划10亿元,这个项目很快就被列为石家庄和河北的重点项目。

为啥河北这么重视呢?

因为步健康曾在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任首席集成工程师,2007年至今都是IEEE高级会员、中美半导体专业协会理事会成员,此外他还是河北省“百人计划”专家。

河北一直欠缺存在感,钢铁这类主要产业周期性强还不符合环保大趋势,他们一直在寻找新的支柱产业,高科技大有可为。既然项目有了,那政策就得跟上了,首要的就是土地,120亩价格极优惠的土地指标很快就批了。

一晃两年过去了,媲美英飞凌的产品没看到,三个股东开始互撕。

●  徐国中、田月新认为自己给项目投了大把的钱,但是步健康根本没使劲,虽然拿了几个专利,但他承诺研发的产品一直没能通过测试鉴定定型,赚钱更是奢望。

●  步健康也不干了,直接指责徐国中、田月新,说他们利用了自己的专家身份和国家的政策,假借实施高科技项目之名,骗取国家优惠土地资源。

为啥项目进展慢呢?

按步健康的说法,徐田两人实际出资3250万元,但买地买房费用超过3320万元,公司账户余额仅343万元,其中还包括政府资助的300万元,实际自有资金仅剩了43万元。

也就是说,说是干高科技,其实干了房地产。

谁也说服不了谁,干脆打官司。这么一来,很多猫腻就藏不住了。

问题有啥呢?主要有两个:

●  1、伪造银行存款证明,伪造虚假借款合同,谎称其有能力建设芯片厂和购买芯片生产设备,骗取政府半价出让土地。

●  2、伪造步健康归国之前的财务支出,诈骗政府对高科技项目的后补助资金200万。

这么一来,河北政府不干了,直接撤销了这个项目,并要求收回补助资金200万,但这个公司也绝了,说是“公司资金被冻结,无法归还”。

土地就更麻烦了,7月份的时候,还有人在政府网站留言,说是昂扬微实际购买了30亩地,又占地10亩,虽然项目没了,但土地一直强占不还。

指标是批的,人家也出钱了,剩余问题咋解决还真不好说。



同样在2015年,李睿为来到江苏,在南京和淮安寻找投资芯片的机会。

他先在南京注册成立了南京德科码,2016年1月,又在淮安成立了淮安德科码。

当然,他的项目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淮安决策最快,2016年3月就开工建设,计划总投资150亿元,一期为年产24万片12英吋半导体芯片晶圆厂。

三个月后,南京这边也谈妥了,南京德科码说是要跟以色列塔尔半导体(TowerJazz)合作,建8英寸的晶圆制造工厂,还要配套支撑芯片生产整个业务链的生产商,为此,南京出地254亩。


两边都开始动工了,资金到位就直接开干吧!

但李睿为一直不出承诺资金,连淮安德科码的4000万都不愿意出。淮安一看这架势,那就不玩了,但李睿为不干了,还起诉了淮安德科码,说不能使用“德科码”这三个字,最后淮安这个公司只好改名“德淮半导体”。

只剩下南京德科码了,外界一直以为德科码是和以色列公司一起出钱建厂,但细一看才知道,以色列的公司这边不出钱,只是签约成为了一名技术顾问,为此德科码要向TowerJazz支付了3000万美元,当然,以色列公司也承诺,每月购买德科码20,000片芯片,如果真能造出来的话。

一晃儿三四年过去了,到了2019年,德科码花光了3.84亿,工厂建设完成90%,这时候没钱了,项目暂停,后来由于“基金停摆,造成资金链断”,并“由于员工欠薪无法支付,被南京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进入破产程序”,项目就此“烂尾”。

关于德科码的失败,李睿为说:“主要是因为资金没有接上。订单、技术、团队完全就位!就是没有人愿意投资。”

不是建厂花了3.84亿吗?事实上,那是南京地方出的钱,合着李睿为的思路就是先拉合作伙伴和地方入场,自己再去找钱,找到了就做大,找不到就烂尾。

南京、淮安两个项目都黄了之后,李睿为做什么去了?他又跑到宁波成立了“承兴半导体”。


结果也可以想象,当地出资700万元之后,李睿为还是没找来钱,项目也因此黄了。


陕西大学众多,半导体大潮中自然不甘缺席。

2018年坤同半导体在陕西成立,那个时候行业最火的就是柔性面板,典型应用就是可折叠手机,一度被炒出了天价。

坤同半导体就是要干这个,注册资本20亿美元,号称要投资400亿,建设月产能30K大片基板的第6代全柔性AMOLED产线。

喊完口号,产线建设长期停留在“拆迁拿地”阶段,为啥呢?因为没有钱。

陕西集成电路基金的内部人士说:“坤同一开始高举高打,多次到省里要钱。但省里比较谨慎,一分钱都没出过,都是地方政府出的钱,大概有1亿元资金以及几百亩地。”

这种情况下,股东方还在继续硬撑,说自己要追加投资到138.9亿。天眼查一查,坤同半导体的注册资本确实是138.9亿,但实缴资本只有当地政府出的9450万元,剩下的钱影子都没见着。

去年9月,坤同半导体账面上所剩无几,已经开始停缴员工的五险一金,年底的时候,工资也全部停了:


直到现在,坤同半导体欠发的社保、薪水、离职补偿全部变成了一张白条“欠薪证明”。


接下来提到的这家公司老牛了。

前些日子,打开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的官网,发现创始人刘德华,高管是张学友、郭富城、黎明明,四大天王出场。


这事在业内就炸开锅了,曝光后没多久,这个官网就打不开了,原因不用问也能猜到——被人黑了呗。

这是嘲笑公司能演会唱吗?

这个研究院的背后老板叫曹山,他是前阵子被爆炒的武汉弘芯的前任董事,他自己名下有好几家芯片公司,分别叫逸芯、云芯、天芯、泉芯、弘芯。

泉芯和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是关联方,当初设立的时候泉芯拉来了台积电元老夏劲松担任总经理,计划建设12英寸12nm/7nm工艺节点的晶圆制造线。投资额为590亿人民币。

项目分三期:

●  一期投资230亿,建设月产能7000片的12英寸12nm 生产线;

●  二期投资260亿元,扩增月产能23000万片12纳米逻辑芯片;

●  第三期投资100亿元,增加1万片的7nm产能。

济南泉芯注册资本高达59.5亿元,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拥有公司41.18%的股权,剩下的股份属于济南国资委旗下的两家机构。

但是公司的实缴资本却只有5.1亿元,据AI财经社此前报道称,这5.1亿的注册资金都是由济南国资委旗下的两家公司出资,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则一分未出。

泉芯的注册地址办公地为政府部门大楼,无企业入驻。项目现场建设对外宣称在“有序推进,但并无明确的完工时间”,实际上现场人都没有,具体怎么推进,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曹山之前推动的项目武汉弘芯也有相似的操作,大股东资本一直没实缴,业内瞩目的7nmASML光刻机买来就被抵押换了钱,生产线不知道怎么开动,最近又纷纷江湖传言项目背后有神秘力量,水很深。

其实不论是哪方力量,把事情搞起来是正事,资金到位、人才到位、能有研发有产品,拳拳报国之心,谁也不会说什么,接下来只能拭目以待,期待奇迹出现。


美国卡脖子,芯片难,这已经成了全民共识。

大家都知道芯片技术门槛高、投资规模大,所以这种项目还真不是创业小团队玩得转的,其中很大的一股力量,要仰仗来自官方的支持。

现在有十几个省市发布了集成电路产业计划,规模宏大,目标不小:


光这几个地方2020年的规划目标就达到了14200亿元。要知道2019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整体收入为7562.3亿元,真可谓爆发式增长了。

规划背后带着钱,光是今年头三个月,已设立的集成电路类的政府引导基金就有1729只,目标规模10.75万亿元,已到位4.67万亿元。

钱潮滚滚,这就吸引了非常多的公司去争取这些钱。

在天眼查能看到,过去一年时间里新增加的相关公司数量惊人:

●  经营范围包含“半导体”业务的公司新增21601家;

●  经营范围包含“集成电路”业务的公司新增57847家;

现在没有一个省份没有芯片公司,即便是西藏,今年也成立了数家芯片公司。

这些干半导体、集成电路的公司不少是转行过来的,之前的主业五花八门,科技出身的不少,但也有不少公司是从建筑安装、建材批发、医美、电商、保健养生甚至人力资源等等八杆子打不着的行业破圈而来。

只是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是真想干事?有多少是真想骗钱?


蜂拥而起干芯片,好处有哪些呢?

1、税收优惠:

现在针对集成电路企业有减免所得税、增值税等等优惠;

2、政府扶持政策:

本来各地的招商引资竞争就很激烈,芯片又是热门行业,门槛极高,对于有点眉目的项目,各地纷纷争抢,给钱给地,资源拿到手软,有些人在一个地方混不下去了,换个地方继续忽悠,居然能屡屡得逞。

至于直接的政府补贴也很可观,像行业里的明星公司长电科技,2019年净利润8866万元,但单单政府补助就达到了29606万元,很可观。

所以这就吸引了很多目的不纯的项目入局,可惜造芯片不是送外卖,人海战术解决不了问题。

举个例子,现在国内的芯片设计公司是有的,但是没有光刻机也造不出来,全球最厉害的光刻机公司ASML,看上去是一家荷兰的企业,实际上很不简单。

光刻机内部零件多达10万个,几乎逼近物理学、材料学以及精密制造的极限,别说荷兰了,日本、美国要想单独做也根本造不出来。

ASML这家公司是怎么来的?

来自当年英特尔EUV LLC的联盟,这个联盟包括摩托罗拉、AMD、IBM,后来又多了三星,台积电以及美国能源部的三大实验室。

所以看似是一家独立公司,实际上是个大综合体。

在ASML的光刻机中,光源设备来自美国,蔡司镜头来自德国,光学技术由日本提供,制程技术则是台积电和三星支持。现有最顶尖的ASML7nm光刻机整体有13个子系统,ASML公司拿到这些从不同国家采购到的配件,还要再经过自己的精密设计和多次调试,才能出台机器,所以一年产量很小。

要想自己造,得分别突破日韩德美四个国家的看家技术,难度很高。


当然难度高不意味着必然不行,核心还得看人才。

国内龙头公司中芯国际,被像国宝一样供着,待遇极高,但是老板张汝京还是操心人才问题,毕竟一年内多了几万家公司,哪有那么多合格的人才呢?

他们基本是从现有的厂商高薪挖人,中芯国际就成了重灾区,一边培养一边流失,想要赶超台积电,还是太难了。


项目分散、资金分散、人才分散,这种运动式的产业模式可能适合很多行业,但芯片显然不行。

中国的造芯历史充满坎坷,起步早但成果不多,中间还被像陈进这种科技巨骗玩了几回,以为造出了国际领先的汉芯,其实只是盗用了人家摩托罗拉的产品,就这么着被骗了十几亿。

现在我们钱是有的,但是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可以浪费了,更经不起各种骗子轮流使诈,难题面前更需要一点耐心和理性。

本文作者:大猫财经猫哥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