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背受敌 ,OTA新生力量崛起,携程究竟是大树长青还是垂垂老矣?

原创 2021-6-7 话题分类:消费
摘要: 如今的美团、抖音、滴滴,都已经是各自主营赛道上的龙头,如今在OTA领域的高调搏杀,22岁的携程腹背受敌,发展模式亟待突破。

过去20多年互联网红利,让携程在旅游赛道上开启OTA(Online Travel Agent,即在线旅行社)的新纪元。从美国纳斯达克到中国香港交易所,22岁的携程步子走得很稳。近日,携程公布一季度的财报,净利润18亿元人民币,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且较去年第四季度的10亿元增加80%。这也是携程在港交所上市后发布的第一份财报,算得上是一份相当靓丽的成绩单。

中国在新冠疫情中“先进先出”,工业生产和各项经济活动陆续恢复正常,旅游行业更是加速复原。除了携程、飞猪之外,美团、抖音、滴滴等各路新势力鱼贯而出,在OTA领域发力。作为一向稳扎稳打的老大哥,携程能否继续在这片蓝海领航?还是将被后浪赶超?


手绘:羽墨


得酒店者得天下

5月19日,携程公布2021年一季度财报,截至3月底三个月的营业收入为41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3%。携程指出,尽管今年3月业务快速恢复,但被跨境旅行的下降抵消。各项业务中,住宿预订依然是主营业务,营收为16亿元,同比上升37%,但环比下降30%,主要受到今年1-2月旅行限制的影响。第二大业务为交通票务,营收为15亿元,同比下降37%,环比下降11%,同样受首两个月旅行限制的影响。

携程在财报中指出,中国国内业务继续保持恢复势头,机票和酒店预订自今年三月初已经全面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水平,并在三月相比2019年同期达到双位数增长。

携程一季度的整体业务毛利率为75%,同比微升1个百分点,过去三年的整体毛利率则为78%。尽管此次季报未公布个别业务的毛利情况,但从过往财报上看,住宿预订,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酒店预订业务毛利率大约在79%至83%这一区间。

可以说,酒店预订业务毫无疑问是携程的优质“现金牛”,但看上这头“金牛”的绝不止有携程,后起之秀美团已经杀出一条血路。

而对于酒店业务的野心,美团创始人王兴也从来没有掩饰过。2017年,王兴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说过:“边界不试是不知道的,酒旅业务,我们的间夜数已经超过携程,估计再用1-2年,我们会超过整个携程加艺龙再加去哪儿的间夜数。”

王兴是这么说的,美团也是这么做的。不仅如此,美团更在如今的国内市场形成了“手机订酒店,5成上美团App”的格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在2020年发布的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的分析报告指出,2019年下半年,美团酒店间夜量占比持续扩大,已接近五成,而携程还不到三成;2019年美团酒店间夜量首次全年持续超过携程系总和,其中四季度已可以达到携程系的1.22倍。目前携程系包括了去哪儿、同程艺龙和携程。

5月29日,美团公布了2021年一季度业绩,其中“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收入同比增长1.13倍至人民币66亿元,经营利润增长3倍至27亿元,经营利润率从22%飙升至41.7%。美团一季度的国内酒店间夜量超过1亿,同比增长率达到135.8%,而相较2019年同期的两年复合年增长率则为13.3%。

在酒店相关业务的毛利率上,美团似乎更胜一筹。截至2020年底,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毛利率高达90%,而餐饮及外卖的毛利率不过是21%至25%。2017至2019年,美团在酒店旅游方面的毛利率同样在88%以上,而携程则在79%至83%这一范围内浮动。

美团自2013年起借由自己强大的商家管理系统,帮助平台在酒店预订领域构建属于自己的生态,先与携程打差异化竞争,稳住三四线市场,然后在开始进入携程主攻的高星商务酒店领域。今年一季度,美团高星酒店間夜量佔比超越16.7%,2020年四季度则为15%左右。

不过,美团尽管在间夜量总数方面跑赢携程,毛利率方面亦小幅胜出,不过美团想要做酒店预订领域的王者,还需要攻克携程的几条防线。一来,美团走低价路线,无论是初初进入酒店预订领域时搞的团购,再到去年疫情期间拉动中高星酒店预订业务的“超级团购”,低价和本地化是美团的特色,所以尽管目前美团在国内的间夜量超过携程系,但整体客单价远低于携程,业内人士亦曾指出,美团在佣金方面也低于携程,所以如果想要更好的盈利,拿到更高客单价的高星酒店才可以。高星酒店是疫情后恢复最快的酒店类别,也是酒店预订赛道上的王牌。

在客单价高的高星酒店领域,以及对于酒店预订需求旺盛的商务客而言,携程多年来浇筑了相当坚实的壁垒,美团只能一点点去撬动。还有就是,携程在站稳了国内的脚跟后,其业务版图过去几年已经铺向海外,这是Trustdata数据并未覆盖的。相较于Booking 、Expedia等海外网站,携程似乎更符合国人消费者的用户习惯。当海外旅行业务,尤其是周边的日韩泰等热门旅游地重新开放,携程的酒店预订业务可能会再度发力。

尽管携程在OTA领域里酒店预订方面的王者地位尚且保得住,但面对美团的虎视眈眈,总要想多点其他办法。多次救携程于危难中的梁建章,将目光看向了内容导流,下海直播带货。


内容导流时代群雄逐鹿

2020年,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受控,深受打击的旅游业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从2003年的非典危机,到2013年的OTA价格战,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每次都把携程救回来。这次的疫情也不例外。

面对几个月毫无收入还有铺天盖地的订单等着退款的窘境,2020年的第一季度,携程过得万分艰难。3月23日,梁建章亲自上阵,在三亚开启了第一场直播。在这场直播处子秀上,梁建章1小时卖掉价值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也算是一场开门红。

根据《携程直播2020年终盘点》,2020年,梁建章亲自参与直播策划,结合目的地特色共打扮成包括唐伯虎、海王及邓布利多在内的37个人物。到2020年末,携程直播已进行118场,带动携程预售成交总额超过40亿元。尽管携程直播的成交额占到整个平台交易额的1%,但梁建章的直播带货仍为疫情中的携程带来了很好的宣传效应,携程也凭借过去20多年来建立的强大的品牌效应和“家底”,挺过这场难关。携程今年港股上市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全年,携程通过在线直播平台推出超过60000种产品,携程直播+特卖频道实现商品交易总额超过50亿元人民币。

直播是当前的消费平台内容导流的法宝之一。从目前携程的布局来看,其探索内容生态的主要抓手是直播、社区和星球号。据携程社区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携程社区用户量达3亿,内容覆盖200余万POI以及超过2.4万个海内外目的地。作为社区运营的一项重要举措,携程今年3月末推出了“星球号”,希望重塑旅游业内容生态,并结合用户不同场景的预订需求和产品交易,实现内容和交易链路的闭环。

可以看到,无论是直播还是旅游相关的内容生态,可以源源不断为携程带来流量和交易。携程在探索内容导流初期,也借助抖音、快手等内容平台,但对于平台而言,反向操作可能又是一个新思路。

在线旅游的万亿市场里,抖音凭借着日活突破6亿的庞大流量,不甘心再做OTA的导流工具。据多家媒体报道,抖音近期内测了名为“山竹旅行”的产品,产品以抖音内独立的小程序形式呈现,包含门票预订、酒店预订等功能,支持从视频种草到交易都在抖音App内闭环完成。

携程等OTA行业领军者在直播和短视频带货领域吃到了甜头,抖音也没有放过这个学以致用的机会,这一打法和当年做电商的思路如出一辙。所以,携程似乎也早早发现了内容的重要性,其“星球号”的搭建正是希望将内容和流量留在自家平台上。

此外,近期出行巨头滴滴也希望在OTA市场分一杯羹。去年5月,滴滴以注册资本5000万元成立了北京小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有媒体发现,滴滴于近期测试了名为“小桔旅行社”的网站。这是滴滴首次公开涉足旅游订票业务,但还未有实质进展。滴滴在城市出行方面已是行业老大哥,亦深谙用户习惯且能做到精准定位,而对于携程而言,酒店和订票乃两大主营业务,假若滴滴在订票业务上发力,或许又会分走携程不少生意。

今时不同往日,互联网红利已经被各路玩家吃尽,野心勃勃的美团,后起之秀抖音、滴滴还有老将携程,都在书写自己的OTA故事。2013年,携程在面临和去哪儿及艺龙的竞争,打了一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价格战,最后将两家平台招安。但如今的美团、抖音、滴滴,都已经是各自主营赛道上的龙头,如今在OTA领域的高调搏杀,22岁的携程腹背受敌,发展模式亟待突破。(文/知顿)

本文为“知顿平台”(https://www.zdone.com)投稿文章,作者:知顿君,责编:青青,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文章原始来源。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1-06-07 18:59:23
腹背受敌 ,OTA新生力量崛起,携程究竟是大树长青还是垂垂老矣?
消费 原创

过去20多年互联网红利,让携程在旅游赛道上开启OTA(Online Travel Agent,即在线旅行社)的新纪元。从美国纳斯达克到中国香港交易所,22岁的携程步子走得很稳。近日,携程公布一季度的财报,净利润18亿元人民币,连续三个季度实现盈利,且较去年第四季度的10亿元增加80%。这也是携程在港交所上市后发布的第一份财报,算得上是一份相当靓丽的成绩单。

中国在新冠疫情中“先进先出”,工业生产和各项经济活动陆续恢复正常,旅游行业更是加速复原。除了携程、飞猪之外,美团、抖音、滴滴等各路新势力鱼贯而出,在OTA领域发力。作为一向稳扎稳打的老大哥,携程能否继续在这片蓝海领航?还是将被后浪赶超?


手绘:羽墨


得酒店者得天下

5月19日,携程公布2021年一季度财报,截至3月底三个月的营业收入为41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3%。携程指出,尽管今年3月业务快速恢复,但被跨境旅行的下降抵消。各项业务中,住宿预订依然是主营业务,营收为16亿元,同比上升37%,但环比下降30%,主要受到今年1-2月旅行限制的影响。第二大业务为交通票务,营收为15亿元,同比下降37%,环比下降11%,同样受首两个月旅行限制的影响。

携程在财报中指出,中国国内业务继续保持恢复势头,机票和酒店预订自今年三月初已经全面恢复到疫情前2019年水平,并在三月相比2019年同期达到双位数增长。

携程一季度的整体业务毛利率为75%,同比微升1个百分点,过去三年的整体毛利率则为78%。尽管此次季报未公布个别业务的毛利情况,但从过往财报上看,住宿预订,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酒店预订业务毛利率大约在79%至83%这一区间。

可以说,酒店预订业务毫无疑问是携程的优质“现金牛”,但看上这头“金牛”的绝不止有携程,后起之秀美团已经杀出一条血路。

而对于酒店业务的野心,美团创始人王兴也从来没有掩饰过。2017年,王兴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说过:“边界不试是不知道的,酒旅业务,我们的间夜数已经超过携程,估计再用1-2年,我们会超过整个携程加艺龙再加去哪儿的间夜数。”

王兴是这么说的,美团也是这么做的。不仅如此,美团更在如今的国内市场形成了“手机订酒店,5成上美团App”的格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在2020年发布的中国在线酒店预订行业的分析报告指出,2019年下半年,美团酒店间夜量占比持续扩大,已接近五成,而携程还不到三成;2019年美团酒店间夜量首次全年持续超过携程系总和,其中四季度已可以达到携程系的1.22倍。目前携程系包括了去哪儿、同程艺龙和携程。

5月29日,美团公布了2021年一季度业绩,其中“到店、酒店及旅游分部”收入同比增长1.13倍至人民币66亿元,经营利润增长3倍至27亿元,经营利润率从22%飙升至41.7%。美团一季度的国内酒店间夜量超过1亿,同比增长率达到135.8%,而相较2019年同期的两年复合年增长率则为13.3%。

在酒店相关业务的毛利率上,美团似乎更胜一筹。截至2020年底,美团的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毛利率高达90%,而餐饮及外卖的毛利率不过是21%至25%。2017至2019年,美团在酒店旅游方面的毛利率同样在88%以上,而携程则在79%至83%这一范围内浮动。

美团自2013年起借由自己强大的商家管理系统,帮助平台在酒店预订领域构建属于自己的生态,先与携程打差异化竞争,稳住三四线市场,然后在开始进入携程主攻的高星商务酒店领域。今年一季度,美团高星酒店間夜量佔比超越16.7%,2020年四季度则为15%左右。

不过,美团尽管在间夜量总数方面跑赢携程,毛利率方面亦小幅胜出,不过美团想要做酒店预订领域的王者,还需要攻克携程的几条防线。一来,美团走低价路线,无论是初初进入酒店预订领域时搞的团购,再到去年疫情期间拉动中高星酒店预订业务的“超级团购”,低价和本地化是美团的特色,所以尽管目前美团在国内的间夜量超过携程系,但整体客单价远低于携程,业内人士亦曾指出,美团在佣金方面也低于携程,所以如果想要更好的盈利,拿到更高客单价的高星酒店才可以。高星酒店是疫情后恢复最快的酒店类别,也是酒店预订赛道上的王牌。

在客单价高的高星酒店领域,以及对于酒店预订需求旺盛的商务客而言,携程多年来浇筑了相当坚实的壁垒,美团只能一点点去撬动。还有就是,携程在站稳了国内的脚跟后,其业务版图过去几年已经铺向海外,这是Trustdata数据并未覆盖的。相较于Booking 、Expedia等海外网站,携程似乎更符合国人消费者的用户习惯。当海外旅行业务,尤其是周边的日韩泰等热门旅游地重新开放,携程的酒店预订业务可能会再度发力。

尽管携程在OTA领域里酒店预订方面的王者地位尚且保得住,但面对美团的虎视眈眈,总要想多点其他办法。多次救携程于危难中的梁建章,将目光看向了内容导流,下海直播带货。


内容导流时代群雄逐鹿

2020年,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受控,深受打击的旅游业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从2003年的非典危机,到2013年的OTA价格战,携程创始人梁建章每次都把携程救回来。这次的疫情也不例外。

面对几个月毫无收入还有铺天盖地的订单等着退款的窘境,2020年的第一季度,携程过得万分艰难。3月23日,梁建章亲自上阵,在三亚开启了第一场直播。在这场直播处子秀上,梁建章1小时卖掉价值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也算是一场开门红。

根据《携程直播2020年终盘点》,2020年,梁建章亲自参与直播策划,结合目的地特色共打扮成包括唐伯虎、海王及邓布利多在内的37个人物。到2020年末,携程直播已进行118场,带动携程预售成交总额超过40亿元。尽管携程直播的成交额占到整个平台交易额的1%,但梁建章的直播带货仍为疫情中的携程带来了很好的宣传效应,携程也凭借过去20多年来建立的强大的品牌效应和“家底”,挺过这场难关。携程今年港股上市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全年,携程通过在线直播平台推出超过60000种产品,携程直播+特卖频道实现商品交易总额超过50亿元人民币。

直播是当前的消费平台内容导流的法宝之一。从目前携程的布局来看,其探索内容生态的主要抓手是直播、社区和星球号。据携程社区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携程社区用户量达3亿,内容覆盖200余万POI以及超过2.4万个海内外目的地。作为社区运营的一项重要举措,携程今年3月末推出了“星球号”,希望重塑旅游业内容生态,并结合用户不同场景的预订需求和产品交易,实现内容和交易链路的闭环。

可以看到,无论是直播还是旅游相关的内容生态,可以源源不断为携程带来流量和交易。携程在探索内容导流初期,也借助抖音、快手等内容平台,但对于平台而言,反向操作可能又是一个新思路。

在线旅游的万亿市场里,抖音凭借着日活突破6亿的庞大流量,不甘心再做OTA的导流工具。据多家媒体报道,抖音近期内测了名为“山竹旅行”的产品,产品以抖音内独立的小程序形式呈现,包含门票预订、酒店预订等功能,支持从视频种草到交易都在抖音App内闭环完成。

携程等OTA行业领军者在直播和短视频带货领域吃到了甜头,抖音也没有放过这个学以致用的机会,这一打法和当年做电商的思路如出一辙。所以,携程似乎也早早发现了内容的重要性,其“星球号”的搭建正是希望将内容和流量留在自家平台上。

此外,近期出行巨头滴滴也希望在OTA市场分一杯羹。去年5月,滴滴以注册资本5000万元成立了北京小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有媒体发现,滴滴于近期测试了名为“小桔旅行社”的网站。这是滴滴首次公开涉足旅游订票业务,但还未有实质进展。滴滴在城市出行方面已是行业老大哥,亦深谙用户习惯且能做到精准定位,而对于携程而言,酒店和订票乃两大主营业务,假若滴滴在订票业务上发力,或许又会分走携程不少生意。

今时不同往日,互联网红利已经被各路玩家吃尽,野心勃勃的美团,后起之秀抖音、滴滴还有老将携程,都在书写自己的OTA故事。2013年,携程在面临和去哪儿及艺龙的竞争,打了一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价格战,最后将两家平台招安。但如今的美团、抖音、滴滴,都已经是各自主营赛道上的龙头,如今在OTA领域的高调搏杀,22岁的携程腹背受敌,发展模式亟待突破。(文/知顿)

本文作者:知顿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