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平台一无是处?

原创 2020-10-9 话题分类:TMT
摘要: 曾几何时,短视频在不少精英阶层当中成了众矢之的。大家认为刷着抖音或者快手,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虽然看时候的时候喜怒哀乐都有,但关上APP的瞬间只觉得空虚,没有啥收获。

曾几何时,短视频在不少精英阶层当中成了众矢之的。大家认为刷着抖音或者快手,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虽然看时候的时候喜怒哀乐都有,但关上APP的瞬间只觉得空虚,没有啥收获。


于是,很多人开始主动卸载短视频App,大家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也不太好意思承认自己有每天刷短视频的习惯,觉得这样的行为有点low。

甚至还有专门的理论,认为短视频平台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是典型的“乳头乐”,说白了就是给你一个奶嘴,让你有滋有味,沉迷其中,如此一来就不会哭不会闹,乖乖听话,安心做韭菜,哪管绿油油。

然而在知顿君看来,以上说法很难一概而论,毕竟每个人对于业余时间的把控也好,通过短视频得到或者损失也好,各有不同,个体差异很大。至于说是不是将短视频平台当成奶嘴儿,这种情况更是见仁见智了。

那么,我们不妨讨论一下,短视频平台的正面意义。


让很多人得以糊口,让老罗得以“卖身还债”

短视频平台养活了很多人。

大主播直播带货有多猛,已经不是新闻了。事实上,不一定非要什么千万粉丝的大主播,也不用直播在线固定人数十万+,知顿君经常能看到很多小直播间,在线人数不足百人,但主播推销产品依然非常卖力。

因为虽然房间只有几十个人,但有些单品却可以卖出几十单,几乎是人均一单的状态。

这类产品往往价格不高,至于质量,东西拿到手前不好做定论,起码看着还成。话说回来,一件不足百元的羽绒夹克、一条不足40元的牛仔裤,还包邮到家,还要什么自行车。

如此一来,主播有钱赚,观众满足了吃饱穿暖的刚需,说短视频养活很多人,一点不夸张吧。

而且,短视频平台还给了罗永浩这种人“卖身还债”的机会。


像罗永浩这样的人不多了,但总也得有一个“卖身”的机会才行,当然这么说来,短视频平台成了那啥了,有点委屈了,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

至于说平台的渠道作用,很多商业评论都有论述,总之一句话,说短视频平台养活了很多人,这句话毫不为过。


让很多本来的“小众”,得以被认知,甚至发光

小众包含的意义很多,不仅是文化,还有群体。

科学家本来并不小众,但是在大众传播流量为王的年代下,被冷落太久,甚至成为了“小众”。

正是通过短视频,科学家被越来越多普罗大众认识到,“说来话长袁隆平”“国士无双钟南山”“巾帼英雄陈薇”,或善意调侃、或郑重其事,总之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被大众认识、了解,开始发自内心的崇敬。

难得的是,在短视频平台上,我们发现不仅是“本来有点距离感的科学家”,甚至连那些高深的科学理论,都能通过短视频的形式,很快与大众产生链接。


有很多硬核的科技主播,讲的都是科学界最前沿的资讯和理论,虽然高深,但粉丝不断增加,硬核科技主播讲的开心,粉丝听得欢乐,不少人表示听主播讲物理学,真的是“不明觉厉”的最高级别了。

大众开始对本来小众的科学和科学家产生浓厚的兴趣,这样的作用,说功德无量不过分吧。

另外一个被越来越多人关注和崇敬的“小众”典型就是缉毒英雄。

之前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明星一旦吸毒,就几乎没有机会再次付出,但是看了很多缉毒的纪录片之后,才明白吸毒对于大众的危害,以及缉毒英雄做出的巨大牺牲。

这和什么正能量宣传没关系,都是一些真实到有些血淋淋的事实,很多时候,有了事实,大众自然有自己的判断。

于是,很多本该被大家重视、尊敬、铭记却一直被忽略和忽视的群体,通过短视频平台,重新进入和占领人们的视野,开始慢慢发光。

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让娱乐的门槛降低,甚至重新定义了娱乐

中国的娱乐,以前一直是跟随的状态,曾几何时,“拍出好莱坞大片”一度成立国产电影好坏的标准。

同时,国内的娱乐业的门槛也算是各行各业当中比较高的,虽然娱乐行业的门槛并单纯以专业度衡量。于是,我们只能看那些门槛里的人,生产出的他们认为好的东西给我们看。

虽然收视率和票房也是一种反馈,但是这种反馈机制,相比直播间每秒变化的直白流量,还是慢了不只几拍。

于是,那些真正充满烟火气,真正接地气的视频出现的时候,大家突然发现:原来视频还能这么拍;原来还有这么多人,有这么多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原来世界还有这么多美好与艰难。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句话在短视频平台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精心设计的情节,还是偶然捕捉的精彩,当内容生产者的基数扩大到几个亿的时候,便精彩无限、连绵不绝。

于是,本来在明星看来不入流的主播,地位开始慢慢提高,而很多明星也愿意走进直播间,对着屏幕喊起了“老铁666”。

娱乐从来都不是只是厅堂之上的高雅,下里巴人的通俗和没有修饰的真实,似乎在短视频平台上找到了最适合绽放的平台。


让表达和接收,都变得容易

在短视频出现之前,大众传播当中的表达,更多是以文字进行。

文字表达和接收都需要一个编码和解码的过程,于是,文字的表达和接收,相比视频,是一个更繁琐的过程。


视频,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大家可以像聊家常一样,把自己的感受、想法、遭遇,用最直白的方式,向大众进行传播。

这样的最直接效果,就是很多“事实”得以传播。

例如最近公务员上级打下级耳光这样的情况,还有前阵子轰动全网的杀害妻子后藏于化粪池事件等等,都能将当时的情况,以视频的形式在大众范围传播,并引起热议,进而对事件和当事人造成影响。

不难想象,如果没有短视频,有多少这样的事件,就此湮灭了。

更不用说那些冤假错案。

通过短视频平台传播的,不仅有家长里短、喜怒哀乐,说严重点,还有数不清楚的血淋淋人命和尚未安息的冤魂。

毕竟,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机会,这是难能可贵的。

因此,多少年之后,回过头看,短视频平台的意义,除了作为工具的经济学意义,社会学意义的价值或许更大。(文/知顿 知顿君)

本文为“知顿(http://www.zdone.com)”的原创稿件, 作者:知顿君, 责编:青青,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0-10-09 10:17:46
短视频平台一无是处?
TMT 原创

曾几何时,短视频在不少精英阶层当中成了众矢之的。大家认为刷着抖音或者快手,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虽然看时候的时候喜怒哀乐都有,但关上APP的瞬间只觉得空虚,没有啥收获。


于是,很多人开始主动卸载短视频App,大家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也不太好意思承认自己有每天刷短视频的习惯,觉得这样的行为有点low。

甚至还有专门的理论,认为短视频平台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是典型的“乳头乐”,说白了就是给你一个奶嘴,让你有滋有味,沉迷其中,如此一来就不会哭不会闹,乖乖听话,安心做韭菜,哪管绿油油。

然而在知顿君看来,以上说法很难一概而论,毕竟每个人对于业余时间的把控也好,通过短视频得到或者损失也好,各有不同,个体差异很大。至于说是不是将短视频平台当成奶嘴儿,这种情况更是见仁见智了。

那么,我们不妨讨论一下,短视频平台的正面意义。


让很多人得以糊口,让老罗得以“卖身还债”

短视频平台养活了很多人。

大主播直播带货有多猛,已经不是新闻了。事实上,不一定非要什么千万粉丝的大主播,也不用直播在线固定人数十万+,知顿君经常能看到很多小直播间,在线人数不足百人,但主播推销产品依然非常卖力。

因为虽然房间只有几十个人,但有些单品却可以卖出几十单,几乎是人均一单的状态。

这类产品往往价格不高,至于质量,东西拿到手前不好做定论,起码看着还成。话说回来,一件不足百元的羽绒夹克、一条不足40元的牛仔裤,还包邮到家,还要什么自行车。

如此一来,主播有钱赚,观众满足了吃饱穿暖的刚需,说短视频养活很多人,一点不夸张吧。

而且,短视频平台还给了罗永浩这种人“卖身还债”的机会。


像罗永浩这样的人不多了,但总也得有一个“卖身”的机会才行,当然这么说来,短视频平台成了那啥了,有点委屈了,意思就是那么个意思。

至于说平台的渠道作用,很多商业评论都有论述,总之一句话,说短视频平台养活了很多人,这句话毫不为过。


让很多本来的“小众”,得以被认知,甚至发光

小众包含的意义很多,不仅是文化,还有群体。

科学家本来并不小众,但是在大众传播流量为王的年代下,被冷落太久,甚至成为了“小众”。

正是通过短视频,科学家被越来越多普罗大众认识到,“说来话长袁隆平”“国士无双钟南山”“巾帼英雄陈薇”,或善意调侃、或郑重其事,总之越来越多的科学家被大众认识、了解,开始发自内心的崇敬。

难得的是,在短视频平台上,我们发现不仅是“本来有点距离感的科学家”,甚至连那些高深的科学理论,都能通过短视频的形式,很快与大众产生链接。


有很多硬核的科技主播,讲的都是科学界最前沿的资讯和理论,虽然高深,但粉丝不断增加,硬核科技主播讲的开心,粉丝听得欢乐,不少人表示听主播讲物理学,真的是“不明觉厉”的最高级别了。

大众开始对本来小众的科学和科学家产生浓厚的兴趣,这样的作用,说功德无量不过分吧。

另外一个被越来越多人关注和崇敬的“小众”典型就是缉毒英雄。

之前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明星一旦吸毒,就几乎没有机会再次付出,但是看了很多缉毒的纪录片之后,才明白吸毒对于大众的危害,以及缉毒英雄做出的巨大牺牲。

这和什么正能量宣传没关系,都是一些真实到有些血淋淋的事实,很多时候,有了事实,大众自然有自己的判断。

于是,很多本该被大家重视、尊敬、铭记却一直被忽略和忽视的群体,通过短视频平台,重新进入和占领人们的视野,开始慢慢发光。

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让娱乐的门槛降低,甚至重新定义了娱乐

中国的娱乐,以前一直是跟随的状态,曾几何时,“拍出好莱坞大片”一度成立国产电影好坏的标准。

同时,国内的娱乐业的门槛也算是各行各业当中比较高的,虽然娱乐行业的门槛并单纯以专业度衡量。于是,我们只能看那些门槛里的人,生产出的他们认为好的东西给我们看。

虽然收视率和票房也是一种反馈,但是这种反馈机制,相比直播间每秒变化的直白流量,还是慢了不只几拍。

于是,那些真正充满烟火气,真正接地气的视频出现的时候,大家突然发现:原来视频还能这么拍;原来还有这么多人,有这么多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原来世界还有这么多美好与艰难。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句话在短视频平台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精心设计的情节,还是偶然捕捉的精彩,当内容生产者的基数扩大到几个亿的时候,便精彩无限、连绵不绝。

于是,本来在明星看来不入流的主播,地位开始慢慢提高,而很多明星也愿意走进直播间,对着屏幕喊起了“老铁666”。

娱乐从来都不是只是厅堂之上的高雅,下里巴人的通俗和没有修饰的真实,似乎在短视频平台上找到了最适合绽放的平台。


让表达和接收,都变得容易

在短视频出现之前,大众传播当中的表达,更多是以文字进行。

文字表达和接收都需要一个编码和解码的过程,于是,文字的表达和接收,相比视频,是一个更繁琐的过程。


视频,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大家可以像聊家常一样,把自己的感受、想法、遭遇,用最直白的方式,向大众进行传播。

这样的最直接效果,就是很多“事实”得以传播。

例如最近公务员上级打下级耳光这样的情况,还有前阵子轰动全网的杀害妻子后藏于化粪池事件等等,都能将当时的情况,以视频的形式在大众范围传播,并引起热议,进而对事件和当事人造成影响。

不难想象,如果没有短视频,有多少这样的事件,就此湮灭了。

更不用说那些冤假错案。

通过短视频平台传播的,不仅有家长里短、喜怒哀乐,说严重点,还有数不清楚的血淋淋人命和尚未安息的冤魂。

毕竟,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机会,这是难能可贵的。

因此,多少年之后,回过头看,短视频平台的意义,除了作为工具的经济学意义,社会学意义的价值或许更大。(文/知顿 知顿君)

本文作者:知顿君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