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帮上市!对话满帮张晖:企业做大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本文转载自:云锋基金 2021-6-24 话题分类:金融
摘要: 全球领先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数字货运第一股”。

北京时间6月22日晚,全球领先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股票代码:“YMM”)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数字货运第一股”。

上市前夕,云锋基金与满帮董事长兼CEO张晖完成了一场深度对话。2015年,云锋基金作为领投方参与运满满C轮融资,随后运满满和货车帮宣布战略合并组成满帮集团,云锋基金于2020年继续支持。

在云锋基金看来,中国公路货运市场未来将朝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满帮集团作为领先的数字化货运平台,通过建立标准化的货运交易流程,帮助实现“货主高效找车、司机快速找货”,在提高运输效率的同时,将持续推动着中国物流行业的降本增效和良性发展。

张晖曾是“中供铁军”的一员,2004年加入阿里巴巴负责B2B项目销售工作,曾是阿里最年轻的广东大区总经理。2013年,移动互联网市场迎来爆发式增长,张晖投身创立运满满,从线上车货匹配平台切入,希望借助互联网、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改变传统物流行业“小、乱、散、差”的状况。

在货运O2O兴起时代,张晖是行业中少有的兼具互联网背景和地推经验的创业者。在云锋基金看来,张晖和其团队强悍的地推、打硬仗能力,是运满满能在成立之初从众多货运平台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

本篇对话中,张晖与我们分享了对企业发展源动力的思考,对竞争与防守的看法,以及从中供铁军一员到企业管理者的转变。以下是对话节选,enjoy:


张晖  

满帮董事长兼CEO

在欲望和现实中寻找平衡

货运是非常辛苦的行业,当初为什么选择进入这个赛道?

张晖:我觉得还好吧,假如别人知道这个行业有这么大的社会价值,应该也会干。而且谁不苦呢,对吧,大家都挺苦。移动互联网出来我们转型做的运满满,当时的想法是希望给行业带来真实价值,尤其是信息交互的价值。

创业8年,经历最困难的事是什么?

张晖:各个阶段的困难不一样,但说实话,早期困难肯定是更剧烈的,因为那是0、1的问题,就是生死的问题。但你说(压力)特别大吗?也就是喝顿酒的事。(企业)稍微大一点以后,我们有一点护城河,死亡的概率会往下降,这时痛苦肯定会减少一些。

创业最快乐的瞬间是什么时候?

张晖:最快乐的时光肯定是刚创业的时候,那时痛并快乐着。要说某个瞬间,应该是大家取得一定成果,在一起喝酒庆祝的时候。

快乐的本质是与自己和解,调节好欲望和现实的平衡。所以快乐应该是不断朝着既定目标去前进,这个过程是快乐的。但一旦停下来,而欲望还在扩大,那痛苦就会增大。说到底,是看欲望膨胀的快,还是实现目标的速度更快。

但做企业,目标永远是越来越大的。

张晖:对,这是痛苦的源泉,也是快乐的源泉,本质还是因为所有系统都在上升,你不变大,员工的欲望也会变大,你必须得开疆拓土,获得更大的回馈,他们才能平衡。另外你不变大,竞争对手也在变大,那你又受挤压了。所以企业变大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你活得好的标志之一,就是变大的速度比别人快,进攻才是防守。


在你看来,企业应该先做大还是先变强?

张晖:大是边界扩得大,强是在某个领域打得深,所以大和强应该要有一个平衡。在护城河不深的时候,你就应该先变强,但变强也是为变大做准备。

人才是发现的,不是培养的

对企业家而言,强大的内心、敏锐的嗅觉、聪明的头脑,哪个最重要?

张晖:心力肯定是最重要的,然后是脑力、嗅觉。因为脑力可以靠越来越多的聪明人加入建立起来,嗅觉可以靠战略系统、参谋系统慢慢建立起来。但创业刚开始的时候,这三个都不能差。

企业不断地发展壮大,给企业家带来哪些新挑战?

张晖:对企业家的自我进化和迭代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学习能力要更强。更重要的是,要有自我清空的能力,就是你不能活在以前,因为活在以前你这套拳打不了几年。

如何通过管理让员工和组织实现自我迭代?

张晖:有一类人天生就会自我迭代和自我清空。我们内部有一个说法,就是这类人才是被发现出来的,不是被培养出来的,别想着改变任何人,也别想着谁会通过系统成长起来。我们应该设置一套内部系统,去发掘这样的人才,不要让他们被埋没。


你最大的乐趣是在一线打仗,还是发现人,让合适的人去打仗?

张晖:确实这两年我有个很大的转变,渐渐从战术层面的决策者,变成战略层面的决策者,因为事情越来越多了,这时就需要有一个平衡。我觉得做企业就是,能自己干就先干着,当有一天发现自己干约束了企业发展的时候,得往回退半步。所以我现在工作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做方向决策,二是发现人才,包括设置内部晋升机制、薪酬机制、组织培养机制。

创业一场漫长曲折的路途,优秀的组织能在其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张晖:理论上,当你涉及的面越来越广的时候,困难和麻烦会越来越多,但还是要系统性地做规划,通过分系统、分组织把麻烦解决掉。如果企业的麻烦越来越多,那肯定是组织出问题了,组织没帮你守好门。

“不稳定”才是创业者的机会

有人说企业家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你觉得自己是吗?

张晖:我是乐观、悲观都有。我定目标和方向的时候很乐观,可能没什么理由就相信自己了,但过程中会看到无数风险和困难,就会想怎么样才能活下去,所以是一个两极都有的人。

如何理解企业家精神?

张晖:说到底我还是个创业者,离企业家还有点远。但企业家精神在我感觉,要有一点理想主义情怀,就是有些目标看起来不切实际,但很多东西都是先确定了方向,再把它干出来的。然后需要有点家国情怀,就像《岳阳楼记》写的,“居殿堂之高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忧其君”,不然这活还是挺辛苦的,有时候干一半,可能就想退掉了。

企业家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

张晖:如果说开始做(企业)的时候,是为了让自己日子过的好点,那(企业)做得稍微大点,你要为别人过的好点去想办法。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企业家精神,你觉得是什么?

晖:我觉得对企业家来说,“愿力”特别重要,就是愿望的力量。有时候你干的事情是超出企业经营本身的一些愿望,但你要有这个力量去实现它,靠想象和规划定义未来。这个过程有可能是很麻木的,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能成,但你得相信它。愿力是企业经营的原动力,它是超越物质回馈的另外一种力量。


在当下这样的时代,是不是更需要有企业家精神?

张晖:企业家精神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因为它是底层的思维逻辑,不是技术层面的事。今后的变化肯定会越来越快,但越快越不稳定的时候,机会越多,对于创业的人来说肯定是好事,因为稳定了就没机会了。

所以当下是创业的最好时代吗?

张晖:我一直觉得在中国做企业特别幸运,从以前叫“商人”到现在叫“企业家”就可以看出,中国企业家得到的尊重和回馈达到了历史巅峰。另外,企业也是我们实现个人抱负和社会责任的载体和平台,本质还是要把自己的能量释放出去,服务更多人,得到更多成就感。

这一路创业,你如何定义自己与时代的关系?

张晖:开始是随波逐流,后面是顺势而为。我们运气好吧,我觉得第一次创业很少有人想清楚的,但有时候稀里糊涂的,发现浪就把你顶起来了,顺了大势,然后在浪潮中,正好有一点生存能力活了下来,有这个基础以后,才能看下一波浪在哪儿,这是后面具备的能力。

本文为“知顿平台”(https://www.zdone.com)投稿文章,作者:云锋基金,责编:青青,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文章原始来源。如有疑问,请您联系我们。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知顿slogan
2021-06-24 11:17:36
满帮上市!对话满帮张晖:企业做大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金融 本文转载自:云锋基金

北京时间6月22日晚,全球领先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股票代码:“YMM”)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数字货运第一股”。

上市前夕,云锋基金与满帮董事长兼CEO张晖完成了一场深度对话。2015年,云锋基金作为领投方参与运满满C轮融资,随后运满满和货车帮宣布战略合并组成满帮集团,云锋基金于2020年继续支持。

在云锋基金看来,中国公路货运市场未来将朝着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满帮集团作为领先的数字化货运平台,通过建立标准化的货运交易流程,帮助实现“货主高效找车、司机快速找货”,在提高运输效率的同时,将持续推动着中国物流行业的降本增效和良性发展。

张晖曾是“中供铁军”的一员,2004年加入阿里巴巴负责B2B项目销售工作,曾是阿里最年轻的广东大区总经理。2013年,移动互联网市场迎来爆发式增长,张晖投身创立运满满,从线上车货匹配平台切入,希望借助互联网、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改变传统物流行业“小、乱、散、差”的状况。

在货运O2O兴起时代,张晖是行业中少有的兼具互联网背景和地推经验的创业者。在云锋基金看来,张晖和其团队强悍的地推、打硬仗能力,是运满满能在成立之初从众多货运平台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

本篇对话中,张晖与我们分享了对企业发展源动力的思考,对竞争与防守的看法,以及从中供铁军一员到企业管理者的转变。以下是对话节选,enjoy:


张晖  

满帮董事长兼CEO

在欲望和现实中寻找平衡

货运是非常辛苦的行业,当初为什么选择进入这个赛道?

张晖:我觉得还好吧,假如别人知道这个行业有这么大的社会价值,应该也会干。而且谁不苦呢,对吧,大家都挺苦。移动互联网出来我们转型做的运满满,当时的想法是希望给行业带来真实价值,尤其是信息交互的价值。

创业8年,经历最困难的事是什么?

张晖:各个阶段的困难不一样,但说实话,早期困难肯定是更剧烈的,因为那是0、1的问题,就是生死的问题。但你说(压力)特别大吗?也就是喝顿酒的事。(企业)稍微大一点以后,我们有一点护城河,死亡的概率会往下降,这时痛苦肯定会减少一些。

创业最快乐的瞬间是什么时候?

张晖:最快乐的时光肯定是刚创业的时候,那时痛并快乐着。要说某个瞬间,应该是大家取得一定成果,在一起喝酒庆祝的时候。

快乐的本质是与自己和解,调节好欲望和现实的平衡。所以快乐应该是不断朝着既定目标去前进,这个过程是快乐的。但一旦停下来,而欲望还在扩大,那痛苦就会增大。说到底,是看欲望膨胀的快,还是实现目标的速度更快。

但做企业,目标永远是越来越大的。

张晖:对,这是痛苦的源泉,也是快乐的源泉,本质还是因为所有系统都在上升,你不变大,员工的欲望也会变大,你必须得开疆拓土,获得更大的回馈,他们才能平衡。另外你不变大,竞争对手也在变大,那你又受挤压了。所以企业变大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你活得好的标志之一,就是变大的速度比别人快,进攻才是防守。


在你看来,企业应该先做大还是先变强?

张晖:大是边界扩得大,强是在某个领域打得深,所以大和强应该要有一个平衡。在护城河不深的时候,你就应该先变强,但变强也是为变大做准备。

人才是发现的,不是培养的

对企业家而言,强大的内心、敏锐的嗅觉、聪明的头脑,哪个最重要?

张晖:心力肯定是最重要的,然后是脑力、嗅觉。因为脑力可以靠越来越多的聪明人加入建立起来,嗅觉可以靠战略系统、参谋系统慢慢建立起来。但创业刚开始的时候,这三个都不能差。

企业不断地发展壮大,给企业家带来哪些新挑战?

张晖:对企业家的自我进化和迭代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学习能力要更强。更重要的是,要有自我清空的能力,就是你不能活在以前,因为活在以前你这套拳打不了几年。

如何通过管理让员工和组织实现自我迭代?

张晖:有一类人天生就会自我迭代和自我清空。我们内部有一个说法,就是这类人才是被发现出来的,不是被培养出来的,别想着改变任何人,也别想着谁会通过系统成长起来。我们应该设置一套内部系统,去发掘这样的人才,不要让他们被埋没。


你最大的乐趣是在一线打仗,还是发现人,让合适的人去打仗?

张晖:确实这两年我有个很大的转变,渐渐从战术层面的决策者,变成战略层面的决策者,因为事情越来越多了,这时就需要有一个平衡。我觉得做企业就是,能自己干就先干着,当有一天发现自己干约束了企业发展的时候,得往回退半步。所以我现在工作主要是两方面,一是做方向决策,二是发现人才,包括设置内部晋升机制、薪酬机制、组织培养机制。

创业一场漫长曲折的路途,优秀的组织能在其中起到怎样的作用?

张晖:理论上,当你涉及的面越来越广的时候,困难和麻烦会越来越多,但还是要系统性地做规划,通过分系统、分组织把麻烦解决掉。如果企业的麻烦越来越多,那肯定是组织出问题了,组织没帮你守好门。

“不稳定”才是创业者的机会

有人说企业家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你觉得自己是吗?

张晖:我是乐观、悲观都有。我定目标和方向的时候很乐观,可能没什么理由就相信自己了,但过程中会看到无数风险和困难,就会想怎么样才能活下去,所以是一个两极都有的人。

如何理解企业家精神?

张晖:说到底我还是个创业者,离企业家还有点远。但企业家精神在我感觉,要有一点理想主义情怀,就是有些目标看起来不切实际,但很多东西都是先确定了方向,再把它干出来的。然后需要有点家国情怀,就像《岳阳楼记》写的,“居殿堂之高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忧其君”,不然这活还是挺辛苦的,有时候干一半,可能就想退掉了。

企业家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

张晖:如果说开始做(企业)的时候,是为了让自己日子过的好点,那(企业)做得稍微大点,你要为别人过的好点去想办法。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企业家精神,你觉得是什么?

晖:我觉得对企业家来说,“愿力”特别重要,就是愿望的力量。有时候你干的事情是超出企业经营本身的一些愿望,但你要有这个力量去实现它,靠想象和规划定义未来。这个过程有可能是很麻木的,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能成,但你得相信它。愿力是企业经营的原动力,它是超越物质回馈的另外一种力量。


在当下这样的时代,是不是更需要有企业家精神?

张晖:企业家精神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因为它是底层的思维逻辑,不是技术层面的事。今后的变化肯定会越来越快,但越快越不稳定的时候,机会越多,对于创业的人来说肯定是好事,因为稳定了就没机会了。

所以当下是创业的最好时代吗?

张晖:我一直觉得在中国做企业特别幸运,从以前叫“商人”到现在叫“企业家”就可以看出,中国企业家得到的尊重和回馈达到了历史巅峰。另外,企业也是我们实现个人抱负和社会责任的载体和平台,本质还是要把自己的能量释放出去,服务更多人,得到更多成就感。

这一路创业,你如何定义自己与时代的关系?

张晖:开始是随波逐流,后面是顺势而为。我们运气好吧,我觉得第一次创业很少有人想清楚的,但有时候稀里糊涂的,发现浪就把你顶起来了,顺了大势,然后在浪潮中,正好有一点生存能力活了下来,有这个基础以后,才能看下一波浪在哪儿,这是后面具备的能力。

本文作者:云锋基金

好文章,需要您的鼓励

知顿slogan
下一篇文章
推荐阅读